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周海婴谈鲁迅

[复制链接]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5: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作客我们今天聊天室的是周海婴委员,周海婴先生曾连任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也是这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周海婴先生众所周知是我们伟大的文化家、思想家、教育家鲁迅先生的儿子,今天我们请他作客聊天室,主要和大家谈一谈他心目中的父亲形象和大众眼中的鲁迅形象。

  周海婴:网友们好,我不愿意用很多这样那个的称呼,我就说网友们就包括所有的各位在网上的朋友,我在这问候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抽出时间来和我今天一起聊天,我愿意今天和大家谈一些比较宽松的、比较和蔼的、比较和谐的内容,而不是扳着脸和大家讲大道理,我相信这个设想你们能够接受,是会同意的。

  鲁迅是个和蔼的父亲

  主持人:很多的网友在聊天室里期待着我们的访谈,我们现在就进入今天的话题。提到鲁迅大家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对他的一些描写,横眉冷对、金刚怒目,有的描写说经常拍桌子,您记忆中的父亲是这样的吗?

  周海婴:我想这是由于政治的结果、社会的结果给大家造成了这种印象,刚才主持人说鲁迅是怒目金刚,拍桌子,完全不是这样。但是我很赞成刚才主持人的话,鲁迅是教育家。鲁迅不仅是伟大的文学家,他是教育家一点没错。

  周海婴:为什么呢?因为他从日本留学回来跑到杭州、浙江师范,一直做教育的事情。后来在女师大也是做老师,实际上在一个相当长时间里都是学校的老师。大家可以回忆回忆,自己最喜爱的和你最亲近的老师,鲁迅就是这样。我曾经问过很多人,包括鲁迅的弟弟,就是我的叔叔,他说我从来没有看见你爸爸生过气或者和人家吵架,互相骂,最多是什么情况呢?

  比如说谈话,谈不拢了,就不谈呗,就不说话,那就是他最大的生气。而且有人说,也没有听见他在外面和人吵。从我接触的人包括我的记忆,鲁迅没有骂过人,所以横眉冷对千夫子,俯首甘为孺子牛。

  横眉冷对“冷对”这两个字,只是对敌人、对反动势力是横眉的,而没有说霸权要打的,这个是受了误导。当时国内历史的条件众所周知,都讲斗争哲学。鲁迅就这么一首诗,横眉冷对就用来了,好像鲁迅怎么样怎么样,对敌人狠。鲁迅的战斗是用笔,用笔来和社会上一切反动势力和反动形象进行斗争,他是用笔在文字上进行斗争。

  周海婴:所以我在这点上说的比较多,说的多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事情在几十年相当长的时间受到误导。

  主持人:在您的记忆里,鲁迅先生作为您父亲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周海婴:和刚才的联系起来就讲,他是一个非常和蔼的老人,他生我时已经49岁了。大家也知道晚年得子总是心情和蔼,仅仅有一次,就是我不太愿意上学,大概是说服教育没用。

  主持人:是小学吗?

  周海婴:幼儿园的大班,我母亲说服我也没有用,根本原因就是,我那个时候大家也知道我小时候是在上海生活,上海市有过敏的哮喘病,总是在春秋时间发病,就影响我到幼儿园了,同班的小朋友说我赖学,我很丢面子就不去了,我母亲说我也没有用,我父亲就卷了一个空心的报纸假装要打我,实际上也没有真打,就是拍了我俩下。这是唯一的一次,我母亲也说这是他吓唬吓唬我。我父亲也写了一封信给他的母亲说了一下这个事。

  网友:现在对父亲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周海婴:大家也提过这个问题,你知不知道父亲是鲁迅。我觉得我父亲,当时在他在世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多么伟大,也没有人和我介绍说你父亲伟大得了不起。在家里就和各位网友的父亲一样,父亲就是这样的,也不可能找第二个人第三个人比较。

  周海婴:我的父亲和人家的父亲没什么不一样,就是觉得天生父亲就该是这样,首先脑子里有这么一个定型,但是对我印象最深的,刚才网友来问,就是从早上睡醒下楼看见我父亲躺在床上去世了,那是非常悲哀和悲痛的,那是最深的印象,尤其是我父亲床边站着很多人,那些人都默默的流泪,没有声音。

  周海婴: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上来,就是有名的萧军,他扑在我父亲身上,嚎啕大哭,就像受了伤的雄师那样吼叫,大家也非常的痛苦,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也很伤心,这是父亲给我最强烈最深的印象。

  主持人:您当时应该是7岁?

  周海婴:7岁零1个月。

  (未完待续)

 楼主|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5: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海婴谈鲁迅(续一) 主持人:对于鲁迅先生逝世的原因,我看了一些资料,外界有很多的猜疑,有人说是被日本暗杀的,您对鲁迅先生逝世的原因以及经过了解有多少?

  周海婴:刚才你提交暗杀这两个字,现在为止没有证据。但是通过医生多少年对我父亲的治疗,是有怀疑的。这个怀疑不仅是后人,我的母亲和我父亲的亲弟弟在上海都觉得很大的怀疑。我写过一本书。   

  周海婴:是回忆录。2001年出的《我与鲁迅七十年》,有一大篇就写到我父亲去世,我父亲生病的一大段时间,日本医生没有诊断出对我父亲身体最关联的病,而是一个美国医生没有用X光,就用听诊器和敲打的方式判断我父亲的肺结核的严重性,然后他说应该怎么怎么样治疗,他说了之后,周海婴:过了一段日本医生才承认我父亲是什么样的病。我父亲病的状况,医生说是胃消化不好,一直没有确诊,用药也是让人怀疑的。比如说他用的现在的名称是激素,在肺结核的运动期是不允许用这个药,他当时用了。

  周海婴:在去世之后,他的病历医生写的用药时间不准确,是倒填的,我母亲亲口告诉我是倒填时间。我父亲在临死前的半天一天,我们知道很必要的是到医院抢救,因为心脏不好,他没有提到医院里,就是说在家里,打打针就算了。我母亲还问医生说,明天会怎么样。医生就告诉我母亲说,过了今天晚上就好了。我母亲就跟我讲,这个话有点双关语。为什么呢?

  周海婴:过了今天就好了,也可以说是好了,也可以说是过了今天不好,也包含在这个意思在里面。

  周海婴:我母亲说我有点傻,当时还想度过了今天就好,实际上已经是处在很危险的状态。在那个时间,1936年,我父亲大家也知道,今年是他去世70年,是10月19日去世的,在70年前上海医院的治疗条件、抢救条件虽然比现在差很多,但是那个时候也有氧气,也有给他输氧,周海婴:当时他的肺受压力,当时也有铁肺在医院,这些治疗、抢救措施都不用,都没有用,根据这些联系起来考虑,我母亲和我的叔叔,包括很多朋友,很多医疗界的朋友和老人、一些医生一直存在这么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到现在为止没有解释。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鲁迅先生与许广平的关系一直很融洽,我想了解一下,在现实生活中,在您的记忆里,他们之间相处起来是什么样的?

  周海婴:我刚才说父亲去世时我是7岁多,按照现在讲是8岁了。不客气说一下,我当时的观察力或者记忆力比一般的小孩还是好一些,可能有一点遗传吧,因为我父亲的脑力很厉害。他们两个人,从现在的回忆来判断,不是当时有这感觉,就是老师和学生,这么一个互敬互爱的现象。我母亲有时候要喝茶什么的,他就把它拿到她身边,也不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也不是随他去吧,什么也不管,就是很恰当的进行照顾。还有我父亲需要寄书、剪报等一些辅助工作,我母亲也帮他做。当时的社会,国务院检查我父亲的书稿检查得非常严格,不许发表,我母亲就用她的笔和纸重新誊抄一遍,检查人员看不出是鲁迅的字。

  主持人:这是在发出之前就要检查吗?

  周海婴:我父亲写的文章是要发表在报纸和杂志上,他们就派了人在那里检查,而往往都是“落水”的文人,他们对鲁迅的字迹都很容易辨认的。我妈妈抄的,我妈妈用钢笔,我父亲用毛笔,他们也不认真看了,就发表了。

  主持人:发表用什么名?

  周海婴:我父亲有十几个笔名,不用鲁迅发表,后来出书写的是鲁迅,收录在里面的几十篇文章不是用鲁迅的名字写的。

  主持人:您记忆里他们有吵过架吗?

  周海婴:好像有过不说话,我还是那个意思。

  主持人:冷战?

  周海婴:没战,就是有点冷,过一会儿就好了。因为吵架不是生活上的事情,往往是我父亲在思虑某些问题,他要写文章,用现在话说他的战友牺牲了,他很悲哀,这个悲哀不是流泪而是憋一阵子,有时候母亲问他话他不讲话。

  周海婴:我母亲是女师大毕业,助教,两个教师之间不像现在的人出口很粗俗的吵架。

  主持人:有一些对鲁迅描写成鞠躬尽瘁,工作非常忙,在您的记忆中是这样吗?

  周海婴:是这样的。因为他经常不断的写稿,他不愿意离开上海的原因,因为他身体不太好,前苏联也邀请他去,也有人提出要让他到日本修养,他提出他最大的任务就是要用笔和社会上不正当的事情来战斗,他不愿意离开当时的环境,所以在这个状态下他每天确实很忙。

  周海婴:比如他每天晚上写作一直写到天快亮了,他睡觉之前要刷牙,有个小偷钻到我们家里,要等家里人要睡觉了,他起来偷东西。结果我父亲睡觉之前一刷牙,他一听怎么刷牙了?都起来了?于是小偷就溜了。在溜之前他留下了纪念物,拉了一泡屎在某个地方,他说进了人家的门没有偷东西是晦气,所以拉一泡屎冲晦气。

  周海婴:我父亲就是这样晚上写作,基本早饭不怎么吃,之后看报纸,吃过午饭有一些青年找他,他在上海的一个书店和大家交谈,大家告诉他上海发生什么事情,父亲结合他看的报纸和对社会、环境的了解就会思考,晚饭以后开始休息,躺在藤椅上,他有一个小的藤椅,抽着烟打腹稿。 (未完待续)

 楼主|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5: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海婴谈鲁迅(续二)

主持人:现在大家可能会觉得鲁迅的初稿没有什么错字,是不是重新抄一遍?

  周海婴:实际上不是,是经过他反复的思考,打腹稿,腹稿想好以后落笔就写,这样的话修改得很少,可是他自己也说过,写的文章,写完以后要不止看一遍两遍,可有可无的字把它去掉,特别喜欢或者特别愿意研究鲁迅的人就买鲁迅的手稿全集,买来以后可以看看鲁迅这篇稿子是怎么开始下笔的,怎么修改的,为什么把这个句子修改成另外一个句子,这有很大的收获。

  周海婴:你可以慢慢的思考,为什么鲁迅把这一段删掉了。我现在和网友说话,我脑子里有一个延迟,先在脑子里组织一下,然后在嘴里说出来,现在也在训练这么一个习惯。和这些主持人,和大家没有见到这位主持人,她姓勾,她在笑,不愿意出镜头,我比她们差得远了,像大家知道杨澜、赵忠祥等都在我们组里,他们是语言大师了,侯宝林是语言大师,现在火的郭德纲也是语言大师,如果有机会我也很高兴的看他的表演。刚才说我父亲写稿子,我愿意把这些和大家讲讲。

  中国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第二个鲁迅

  主持人:我有一个同事有一个问题想让我问您,鲁迅先生到底懂几门外语?

  周海婴:严格说没有人问过,但是我父亲翻译上,我母亲告诉我往往用好几个版本,他学医是俄文,俄文会一点,英文并不好。他翻译一本外国的书,他如果能够找到好几国文字别人的翻译往往是对照,经过对照他再自己翻译,从外国文字翻译到中文。他在去世之前的一年,翻译了一本果戈里的书,他自己边翻译边看,和我母亲说,有的词汇确实很难找到很恰当的词把原意翻过来。

  周海婴:大家想想我父亲一个文学造诣这么高的人还觉得自己的文字不够用,说明他对翻译的严格要求。对于现在粗制滥造的翻译或者是几个人大家一凑,如果大家知道鲁迅是用这种态度翻译,我希望他们会有一些惭愧。

  主持人:我知道鲁迅先生的德文是非常不错的。

  周海婴:他学医啊,中国有好几位德文翻译家。

  主持人:鲁迅先生对地质也有研究。

  周海婴:他也学过。大家很奇怪,我一年多前到香港,有人问我,今后会不会出鲁迅?会出几个鲁迅?

  周海婴:我说绝对不会,他们很吃惊……咱们回想一下,鲁迅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清朝末之后是明国,之后日本对中国侵略,在这样一个生活环境,他受的教育开始是八股文的私塾,学了很多的古文,看了很多的书,他结合这么一个时代,这么一个社会,加上他经历的生活,他自己的官宦家庭败落了,和农民很亲近,到了南京学海军、陆军,地质也学过。他甚至学海军的时候,高高的旗杆都爬,也学骑马,他的生活是非常丰富的,社会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他学的书籍、材料内容,文学、医学、古文、开矿、海军、陆军,他甚至到日本学过柔道,他有这么一个生活,现在不可能时光倒流,不可能有哪些人会回到鲁迅所生长的这么一个时代去复制一个两个三个鲁迅。大家也会问周海婴你说不会复制鲁迅,我们说不是要和鲁迅一模一样的鲁迅,而是相当于鲁迅的一个大文豪,这么有影响的世界级的鲁迅,很可能的。

  周海婴:我想这也或许可能,可是现在看起来,大家的努力是不够的,他们在这些方面下的苦工夫不够,也许有人下了苦功,我想会有在世界上出名的有影响的。中国现在的科学家也很多,他们也是经过努力成功的。鲁迅是不可能有第二个,但是聪明的名人或者对世界对国家有影响的人物是有的。(未完待续)

 楼主|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5: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海婴谈鲁迅(续三)

鲁迅的家庭并不宽裕

  主持人:很多网友关注鲁迅先生的收入和生活情况,有资料说鲁迅先生后期在上海期间9年的收入相当于现在的910万元,月收入是2万元,但是始终保持着勤俭节约的本色,您记忆中家庭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周海婴:那个家庭我是觉得是很普通的教员的家庭。因为我父亲如果按照现在的计算比较,他的月收入有2万,可是大家要想到,鲁迅曾经为了他的稿费要打官司,虽然说人家说给了他多少钱,可是他并未收到。

  周海婴:他在北平工作的时候也欠薪,欠好几个月,在上海时期他暗中帮助很多朋友出书,或者拿一些钱给生活拮据的朋友,他自己生病也花医药费,……所以不能说清贫也还是很节约的家庭。

  周海婴:另外有些钱不能拿现在的数字来比较,多少元钱等于多少金子多少多少,购买力是不同的,不同时代购买力是不同的。那个时候一本书差不多1元2元,有一个电车工人看到鲁迅的书要买,可是2元钱拿不出手,我父亲送给他了。</p>

  周海婴:我记得的一个物价的比例,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一担米150斤是8元,大家可以拿这个来计算一下。

  主持人:您小时候,父亲是不是会满足您一些非分的要求?比如说要什么东西给买。

  周海婴:我不记得父亲给我买过什么玩具,朋友有送过。我缠着母亲买一个留声机,在以前是上弦手摇的,摇足了发条只能放一面,一张唱片几分钟,不像现在一个CD就是一个小时半个小时,这个留声机是父亲同意买给我,我的记忆里就是他给我买了一个留声机,自行车可能是妈妈买的,父亲同意的,因为父亲没有时间买这些玩具。有些小玩具是妈妈买的,父母共同送给我的。

  做鲁迅的儿子很不容易

  网友:您觉得父亲对您的人生轨迹产生了多少的影响?有人说您是生活在父亲的荣誉下的。

  周海婴:什么意思?

  主持人:就是作为鲁迅的儿子有很多得意的方面吗?

  周海婴:这些问题不奇怪,反而是很自然的。大家想鲁迅的儿子一定是很怎么样。首先就是说,从教育来讲,我父亲没有对我提出任何他指定的教育。大家也问父亲是不是叫你背唐诗。   

  主持人:对,有网友说您为什么学科学不学文学。

  周海婴:有人说父亲有没有在课下给你补充一些什么内容。没有。我父亲觉得他也是生活在一个平淡的环境,小时候就是学校给我的要求,做完作业就不加菜了,不添加了。我母亲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没有对你今天要怎么样,也没有说你今天91分,下次95分,99分、100分,也没有提出来今后做人应该是从文、从美术、从科学,没有这个要求。有人联想到,因为看过我父亲的文章,孩子无能就做一些普通的事情,不要做科学家什么的。

  周海婴:这些所谓的遗嘱不是藏在家里给我们,而是发表在报刊杂志上,他是拿这件事情作为社会现象发表在社会上,让大家知道对一个孩子对一个人的生死纪念是应该怎么做,是这么一个想法。我一直在这么一个宽松的家庭里生长,我小时候读的是初中、高中,后期无线电短训班学过、会计短训班也学过,我在北京辅仁大学社会系念了两年,然后到北京大学物理系,最后的工作还是在无线电方面,周海婴:从我家庭来讲,走我一生走的道路,我是有很多的选择的,我曾经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参加革命,那时候在华北大学,做一个卫生员,我也曾经想过我是不是学医,都想过。从这些例子和大家说明,我的父母、我的家庭没有给我一个约束,让我在这个范围中挣扎不出来,没有的。刚才网友问了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在这么一个包容的、父亲的光环下生活,这其实是很困苦的,我父亲去世以后,寄存的存款完全在丧事里用掉了,我母亲还把存折给我看,说这些钱用完了。为什么要她给我讲,她是有目的的,她说她要去学校教书,不能陪你了,因为我当时生病,她说乖乖的在家里吃药,周海婴:我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他们无需欺骗我,从这个事来说明我们家是很困苦的,还有人认为鲁迅有很多钱,这完全是虚构的。

  周海婴:再举一个例子,小日本占领上海租界的时候,我们买配给米,是发霉的,绿的,六股粉也是发霉的,我小时候买菜、生炉子、点炉子,我母亲甚至于连肉都不舍得吃,唯一的一点肉,偶尔买的肉都留给我吃。刚才主持人问我今年是什么岁数,我是1929年生的,到今年已经是77岁多了周海婴:无需在这个地方向网友,在77岁的时候向大家撒谎,没有必要,将来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周海婴你看在163网易在2006年3月12日撒了个谎,没有必要,因为我想留下真实的情况,今后大家也会根据周海婴活着的时候怎么说的,我相信周海婴说的是真实的。

  主持人:作为鲁迅的儿子,您认为他一生带给您最多的东西是什么?

  周海婴:我没有觉得他给我最多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紧箍咒。他不是愿意给我打紧箍咒。一开始主持人还问过我,你父亲对你的影响等等,我从一开始讲到现在已经是45分钟了,在这么一个环境下,我是很困惑困难的。

  周海婴:因为大家会自然而然的提出这些问题,周海婴既然是鲁迅的儿子,就应该如何应该怎么样。什么意思呢?鲁迅的文章写得很好,周海婴写出来的文章不如鲁迅?鲁迅学文的,周海婴为什么学科技?鲁迅的儿子怎么老生病啊?我母亲带我去看病,或者请假不上学了。人家说怎么鲁迅的儿子这么娇气啊?我有很严重的过敏性哮喘,现在的药比当时强多了,喷雾甚至是吸氧气,当时享受不到,在生活和学习道路上是非常苦的,我在大学念书,1950年刚开始有交际舞,学校组织跳,很热闹,我就站在门口,我不会跳就不进去,马上就传出来一个话,说周海婴不好好学习,老跳舞。我就在这种环境下生活,捏着鼻子做人,兢兢业业的状态。(未完待续)

 楼主|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5: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海婴谈鲁迅(续三)

主持人:您认为鲁迅是不是一个完人?

  周海婴:我没有这么想过,也不应该这么问我,不可能的,人怎么会有完人呢?圣人也不可能有完人,甘地也是有缺点的,孔子、孟子也是。

  主持人:您觉得鲁迅先生不完整的地方在哪里?

  周海婴:我觉得他恐怕还是不顾自己,牺牲自己,这个很明显。医生告诉他你如果不好好休息,你什么时候就要死了,你现在好好的休息还可以多活几年。但是他不好好休息,这是他最大的牺牲,恐怕这就是他不够做完人的方面,但我觉得这个牺牲是值得的,他认为是值得的,我也认为是值得的。

  主持人:现在国内外有很多鲁迅研究机构,对鲁迅也有各种各样的评价,您怎么看待这个研究机构?很多人都说这些研究机构是靠鲁迅养活自己的。

  周海婴:他们自己知道是不是靠鲁迅养活自己。既然是鲁迅研究机构就应该研究鲁迅这个方面,如果利用鲁迅为了满足自己的条件和欲望,那当然我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那是他人品的事情。

  周海婴:关于鲁迅研究,母亲生前和我说过,她一直的主旨和想法,就是她觉得鲁迅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全国的、全世界的,这不是她的一句空话,她的实际行动就是在鲁迅去世之后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国家,大家可以看到绍兴、北京、上海有很多鲁迅的遗物,这些东西遗留下来,让大家研究鲁迅,把鲁迅交给社会、交给世界,交给大家研究,而不是据为己有。如果大家知道我母亲的本意,那就应该理解。如果有些人拿了鲁迅这些材料,不去好好的研究,去向大家进行宣传、展览,他们也可能会感觉到惭愧,我可以说一句话,大家也并不知道。我父亲去世以后,我母亲为了保存我父亲这些遗物,包括父亲用的碗筷,桌椅板凳全部送给国家了。

  周海婴:当时我们的生活很困难,等于家里没有东西了。等于是空的,一切都要重新买,那时候就靠那点微薄的工资。

  主持人:那时候是靠教书?

  周海婴:对。还有一些零碎的我父亲书出版的版税。有一年夏天,我母亲看到我长高了,天热也没有在家的裤子穿,我母亲找了很久找出我父亲的两条裤子说给我穿,这是你爸爸的,当时很拮据。

  主持人:《鲁迅与我七十年》出版以后,很多鲁迅研究专家对这本书进行了评论,有一些负面的评价,您是怎么想的?

  周海婴:我在书里也讲了,欢迎大家指出我的错误和缺点,或者是里面有失误的地方。这本《鲁迅与我七十年》,是完全按照我的记忆。我不做渲染或者是增添什么东西,也不回避某些东西、某些内容,就像刚才主持人问我的父亲生病去世等等,这些想法也可能有记错的,也可能我的想法我摆出的事实是正确的,有些研究专家凭着他东看一篇西看一篇,从这些文字中找出来的东西,和我周海婴讲的不符合,他就觉得我是……希望我这句话不伤害他,我的书驳了他的观点和判断,这个事情就是这样。我并不是愿意伤害某个人,但是他也不要为此而感觉到好像老虎屁股摸不得一样,一拍就跳,没有这个必要。摆事实讲道理,我讲的事情可以作为今后研究的参考,可以作为一个角度切入。

  主持人:梁实秋对于鲁迅先生的评价是很低的,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周海婴:没有关系。胡适之也好,梁实秋也好,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包括李敖都对鲁迅有一些看法,没有关系,事实会证明人格和品格,具体的内容就不一一反驳了,但是我是这么看法,你自己打了自己的耳光。

  鲁迅的作品还有他的精神是一笔宝贵财富

  主持人::回到一句话,鲁迅是大家的。

  网友:您最喜欢先生的哪部作品?

  周海婴: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喜欢,不同的年龄、阅历和生活经历看鲁迅的文章会有不同的体会和感觉,你要让我说最喜欢哪篇,这就是一个局限,人的思维在变化的,不可能在几百万字里选定喜欢哪个。就好像厦门大学一位中文系的老师说,过去我在学校里读到课本上的文章,如果我以这几篇文章来衡量我自己喜欢不喜欢鲁迅,我是不喜欢的,但是我后来看了鲁迅的《呐喊》、《彷徨》、《朝华拾夕》、《野草》,看了鲁迅这么丰富的带有同情心的文字,我这辈子就喜欢鲁迅,做了中文系的教授。所以鲁迅不能以一两篇一个阶段一个时间段来判断喜欢不喜欢,现在目前有人说鲁迅的文章过时了,21世纪还要不要鲁迅。

  周海婴:鲁迅自己说过这句话,如果我的文章和时代同时消灭,我是最高兴的,因为我文章的弊病而消灭,我的文章也消灭,很高兴。可实际上社会上还有鲁迅揭露批判地一些弊病,还是存在的。既然存在,现在很多朋友、很多学生、很多年轻人读了鲁迅的书,觉得他的文章还是很有道理,很有意义的。

  周海婴:当然还有一些人觉得不需要看,不愿意看鲁迅,我是觉得你现在不愿意看,不要下定论,再过五年十年会发现当时的话太幼稚,喜怒哀乐只有深入进去才能理解,有了理解才有判断,有了判断说出话来才符合事实,不要毛躁,既然大家愿意看就有存在的必要。

  主持人:今年是鲁迅先生逝世70周年,您那边会采取什么样的纪念方式?

  周海婴:我要看我的力量和时间了,现在不好预计。

  主持人:很多网友认为纪念鲁迅很重要,年轻一代尤其要了解鲁迅先生,很多网友都表示很惭愧,对鲁迅先生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您觉得纪念鲁迅先生最根本的意义在哪里?

  周海婴:就是大家说的,对鲁迅应该对他彻底的了解、深入的了解,鲁迅的精神、鲁迅的为人,用他的这些对待社会,要求国家,要求社会进步的这么一个热诚之心来推动改变我们现在的社会,我们的社会存在很多的问题,像政协人大都提到教育收费高,医疗、住房啊,等等,大家共同来推动,事情就要积极去做,而不是消极的去骂,不要在后面好像就是一个局外人,周海婴:我在这里批判和批评,但是也希望大家一起共同来做,这是我的希望。今天我耽误大家很多时间,网易约我来在这里作客,和大家见面。时间给我一个小时,已经耽误了大家很多时间,另外我今天开宗明义和大家讲,不讲很多大道理,生活性的,娓娓谈心,把各位网友作为我一起谈心的好朋友来交心,我没有任何保留,没有任何虚假,我在这里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谢谢。

  网友:周先生对业余无线电还和以前一样热衷吗?

  周海婴:谢谢大家知道我喜欢业余无线电,我是从1946年开始的,国民党当时还要抓我,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新中国成立以后,当时的环境太复杂了,我们国家没有开放业余无线电个人设台,我那时候在全国人大,第一个提出来恢复业余无线电台,国家经过考虑恢复了,现在已经12年了,我还在业余无线电的机器上和大家通讯,如果大家有短波收信机,早上在14180用单边带可以听到我们这些老爱好者、老“火腿”在上面的互相交谈和问候,我觉得我在死之前,都是一个爱好业余无线电台的老“火腿”。

  主持人:您在这里一说,很多网友都会跑去听的。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就进行到这里,像网友说的一样,非常感谢周海婴先生给大家一个了解鲁迅的机会,非常感谢周海婴先生作客网易聊天室,谢谢网友,再见。

  周海婴:谢谢网友。(全文完)

 楼主| 周奇 发表于 2007-12-30 16: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海婴简介

周海婴,1929年生于上海。原国家广播电视局干部。1952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后开始走上科研道路,最终成为一名无线电专家。他曾担任过中国电子学会理事,一直从事广播电视规划工作。曾连任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退休后的周海婴仍在研究一些社会问题,特别是身边老百姓普遍关心的生活问题 代表作品有《我与鲁迅七十年》、《鲁迅家庭大相簿》。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光华。

GMT+8, 2021-3-9 12:38 , Processed in 0.01949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