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cnzhoucn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周其凤:妈妈的油茶果

[复制链接]
周奇 发表于 2022-11-20 11: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的油茶果---周其凤 [color=var(--weui-FG-2)]文成县周必大研究会
2022-11-17 16:58
发表于浙江
[color=rgba(0, 0, 0, 0.498039)]

在高山深处的悬崖陡坡
长着妈妈的油茶果
油茶果的油汁里
饱和了妈妈的眼泪,妈妈的苦
在小溪旁的油坊里
水车吱扭吱扭地旋转着
妈妈背回的茶果哟
榨出了滴滴香油,留下了饼饼茶枯
洁白的油茶花开了又落
化作妈妈年年的果
油茶果的背篓里
装满着妈妈的希望,妈妈的我
在我远行的日子里
妈妈一天一天地变老着
妈妈捎来的茶油哟
炒香了我的饭团, 陶醉着妈妈的爱抚
啊,
在高山深处的悬崖陡坡
长着妈妈的油茶果…….
后记: 我难忘的小时候的记忆中,有跟着妈妈到深山野岭捡拾油茶果的故事。当地习俗,山主人采摘后残留在高枝桠上和长在险崖之处主人放弃采摘的茶树上的果子都被称为野茶子,无论何人都可以进山采摘,叫做“捡茶子”。每年的那个季节,妈妈就会带我进山。我先是在山上玩耍,到了能爬树的年龄也帮妈妈采摘一些。记得有一次,妈妈把我放在山里稍平坦的一处山坳里就去捡野茶子了。妈妈一边捡,一边不时地喊着我,怕我走失出事。可渐渐地,妈妈离我越来越远,喊我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了妈妈招呼我的声音,我喊妈妈也没有了答应。很小的我一个人在那寂静的深山里,突然感到了恐怖和从未有过的担心和害怕。那时恰好有个砍柴的男子来我身边的水塘磨刀,更是把我吓得大声哭喊,可就是听不到妈妈的回音。山色越来越暗,我的哭喊也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哑,等到妈妈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已经是快要不行了…… 我的哭喊变成了哽咽,妈妈泪人一般,把我紧紧地搂抱在怀里,哭了很久很久…… 原来妈妈为了尽量多捡到一些茶子,不知不觉走远了翻到了山梁的另外一边,根本听不到了我的哭声……


周其凤(1947年11月20日-),男,湖南浏阳人,理学博士。中国著名化学家、教育家。从事高分子合成液晶高分子领域的研究,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2004年-2008任吉林大学校长。2008年-2013年任北京大学校长。 2015年8月当选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副主席。2018年1月正式当选为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主席。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光华。

GMT+8, 2023-2-9 01:20 , Processed in 0.01849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