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纪念外婆百年诞辰

  [复制链接]
萧山周建华 发表于 2021-5-24 11: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萧山周建华 于 2021-5-24 11:18 编辑

         今天是农历四月十三,是我敬爱的外婆诞辰百年的纪念日。最近,母亲一直念叨着外婆百年的事。
      外婆陈氏名讳惠芳,生于民国十一年壬戌年四月十三(一九二二年五月九日)。外婆为人诚恳,处事认真,生活俭朴,品德可敬。因病殁于共和国四十九年戊寅年二月廿一(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九日)在上海瑞金医院分院(卢湾区中心医院)病房,享年七十七岁。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于二月廿四下午(三月二十二日)在上海龙华殡仪馆永安厅举行,外婆身着她生前喜欢的咖啡色寿服安卧在鲜花中,这寿服是当日上午舅舅和我一起送到殡仪馆的。舅舅通过内部关系,使我见到了外婆,我跪在外婆遗体前,千呼万唤我敬爱的外婆。哀乐声中,外婆的亲朋好友、邻居、单位及卢湾区退管会的领导陆续来到永安厅,退管委领导在给外婆的悼词中高度评价了外婆的一生,悼词最后说:“陈惠芳同志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本职工作,她在服务站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但她对工作勤勤业业、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生活上艰苦朴素,待人热情和气,全心全为人民服务,同志之间团结友爱,相互帮助。……我们都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同志而悲痛,现在她虽然离开了我们,但她的好品德、好作风,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随后,舅舅代表家属致谢辞。告别仪式时,母亲等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至今难忘,令在场人无不动情而流下了悲痛的泪水。外婆遗体于次日上午在上海益善殡仪馆火化,此时春雪飞舞,为外婆护送。次年二月初二上午(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九日)外婆的骨灰安葬于上海滨海古园玉兰苑。此后三年,我受父母之托,代表父母弟妹每年春秋二次赴古园祭拜。
      外婆长眠安息,我们长思一生。慎终追远,我们纪念外婆、怀念外婆,外婆的点点滴滴尤在心中,敦敦教诲尤在耳边,音容笑貌尤在眼前。外婆,外孙永远纪念您!
      外婆家世居上海城区,谓上海市斜桥名门之家,外太公陈锡华夫妇为人和气、诚恳,拥有多幢房宅并以开旅社(店)为生,以慈善济困名扬一方,每天在路边施食物于路人和乞丐,把红烧肉夹在馒头中施于穷人,几十年不间断,在斜桥当地有知名度并名扬南市一带。外太公去世后,因日军侵略轰炸城区,陈家被迫迁居上海市北大场木板小洋房,但外太婆不幸于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惨遭日本飞机轰炸上海大场守军误炸造纸厂时被活活炸(烧)死。因此,外婆在我小时候就经常同我说:日军欠着我家的血债。也许由此,外婆的兄弟姐妹在解放前思想进步,都与革命、共产党结下了缘,纷纷开展地下革命工作,有的甚至为此还留下了伤疾。外婆有兄弟五人、姐妹各一人,他们的后代也较出色,有就读于清华等高等学府的;有在铁道部、上海市委工作的;有响应号召支内建设的;有代表国家经常跑远航的;有跟蒋介石亲眷接亲眷的,等等。
      外婆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在解放前参加过地下工作,并为迎接上海解放做出了贡献。解放后,外婆到菜场任出纳,以记性好,心算快、准而受人称赞,又因勤奋好学、口才好、办事公道而调到丽园里弄居委会当干部,同时在街道服务站工作至退休,工作期间,她看书学会了裁缝技术,技术水平较高,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多数是外婆亲手做的。外婆人缘好、生活节俭,乐于助人,人称“陈阿姨”。
      三年国家困难时,外婆支持我父亲将粮票等财物上缴支援国家;支持在派出所工作的母亲辞职随父亲承担国家困难到萧山支农,是外婆的一句话,我家从大城市到了落后的农村安家;支持我父亲和外公到连米饭都吃不到、早上的洗脸水到晚上再用的西宁、兰州这样艰苦的地方支内建设;支持大舅到保密厂工作,支援国家建设;支持小舅到农村锻炼。棚户区改造时,带头将私房归于国家,支援城市建设。
      记得小时候,每年天还没热,我们因怕蚊子就到上海去度夏,因此我在学校虽是班长,但从来不参加考试提前离校去上海(陈秉珊老师说我读书“四怪"之一),吃着外公从单位拿回的冷饮,坐在做裁缝的外婆身边,感觉很幸福;有时还跟随外婆去上班的单位玩,她的同事都叫我“陈阿姨外孙”,很有沾光的亲切感,极为开心;外婆还经常带着我去舅公、姨公家,一包牛奶糖、一蓝竹编苹果省梨,真是很高档的享受;外婆偶尔也会抽时间带我逛南京路、城隍庙,买吃、买穿和生活用品,温暖无比。八十年代,当母亲弟妹去西宁工作时,外婆得知我一个人在乡下,又时常叫外公到萧山和爷爷等来看我,过节时还给我邮寄吃的,还把我叫到上海去过春节。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一样无时无刻都在关心、牵挂、照顾着我,叫我好好学习、认真工作、清白做人,点点滴滴,我永远不会忘记。
      九五年十月三日至七日,外婆最后一次来我家,当时外婆向往农村的生活,同我父母商量,希望在新湾街上买房居住和养老(可能外公是杭州拱宸桥人的原因吧)。九七年七月十五日,当得知外婆病重,我和父母坐朋友的轿车专程去上海看望外婆。此年国庆节,我带着儿子去上海看望外婆,那时外婆虽然话语不多,但还和我讲了好多话,望着眼前的外婆和往日判若二人,心酸泪水夺眶而出,心里默默祝福着外婆一定会好起来,想不到此次看望成了我和外婆祖孙俩的诀别。
      西沉就不再升起,划过天幕就不再回来。要想见到敬爱的外婆只有在三更梦中和录像中。此生再无慈祥的外婆,但她留给我的敦敦教诲铭记我的心间、高尚品德永驻我的心里!外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周建华
                                                                               (即兴由感而写,以示纪念)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光华。

GMT+8, 2021-6-22 11:40 , Processed in 0.01778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