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寻亲印记

[复制链接]
周思潮 发表于 2021-5-1 17: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根印记

寻根问祖,是人的一种本性、一个情结、一份责任。
我步入族事,源于”文革”中收藏家谱情结。
一九六七年因文化大革命,我中学返乡务农,担任生产队会计。一次在大队部算账,看到许多旧书和姓氏家谱堆放在大队部里面,随手翻阅了几本,很是好奇。听说是等全大队各姓氏家谱收缴齐了,再一次性烧毁。我们寺沟周氏是大户,又是第一生产队,收缴家谱也就首当其冲啦。接着收缴的是李、汪、何、贺等较小姓氏家谱,堆满了半间小屋。
年中算账的最后一天,大队会计周太胜对我说,你小队离大队部最近,而且你又年轻,你队账最后算,你先帮助别队算账。我意欲熟悉账目和提高打算盘技巧,欣然应允。其他生产队账目算好都陆续回家了,待我队账目算好,已经晚饭过后了。我俩聊到家谱和族史,很是投机,认为家谱非常重要,便商量想办法把我们家谱保存下来。紧接着我俩就从收缴的各姓家谱旧书堆里,找齐了我们周氏家谱,用旧布包好,放在大队楼上的旧狮子头里面,待其他姓氏家谱和旧书烧毁后,太胜叔将周氏家谱交给族长遇仕爹妥善保管。
由于我们寺沟周氏家谱巧妙完善地保存下来了,为以后的寻根、寻亲、续谱提供了有力依据。事实证明,老家谱是氏族传承的血缘文化和文字记载的活化石,记录了一个个家族的迁徙流变,其中既有“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等儒家之道,也有耕读传家、敦亲睦族、孝亲尊长、爱国爱乡等传统伦理,还有一个个修身立德、立功立业、精忠报国的先贤楷模,这就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库,留住家谱就是留住了我们的根。
我父亲生于一九一一年八月,在弟兄六人中排行第三,由于爷爷和大伯、二伯都英年早逝,当家理事之责,父亲自然担当。为避战乱,父亲把年幼的四叔、六叔藏到卢氏大山黄姓亲戚家,把五叔送到红铜沟姑奶家,自己独当一面,常年出短夫、出长兵,多次死里逃生,因此见多识广,讲起家族传承史头头是道。父亲言传身教,我耳濡目染,自然对族人族事敬爱有加。家族里有红白喜事或者建房造屋,我都主动帮忙,从中学习和了解更多的族事、族史。结合拜读家谱,我更加深深体会到:族谱是一个家族的传家宝,是一个家族的生命史,是子子孙孙的根系所在,更是维系家族和睦的精神纽带。前人不修谱,后人寻根苦;今人不修谱,后人不知古!作为周氏裔孙,对家族文化的记载与传承,有一份义务,更有一份责任。
一九六七年的藏谱、护谱仅仅只是个开端,一九八九年五修家谱我正式参入族事。一九八九年,安徽宿松周氏思源堂启动五修家谱,那时候通讯联络靠书信,主编艳隆(时派)委托到宿松修谱的寺沟吴氏振家,带给我们寺沟一封关于续谱书信。我们接到信,立即召集五大房总商量续谱事宜,随即成立以太全为首、包括我和太发、文宗等寺沟五修谱机构,一边统计入谱信息,一边到县城寻找赵川、湘河等地的宗亲。当时太全叔和我都是民办教师,整个星期吃住在校,每个周末只有周六下午和周日上午一天时间休息,农忙时还要参加生产队劳动。我俩利用短暂的周末,骑着自行车到商南县城,打听到在县机械厂工作的周遇尚(当时还不晓得他祖籍潜山),又找到在富家沟开汽车修理厂的周文天,请他们尽快把修谱信息转达给老家赵川管事人,当时没有找到松树垭在商南的宗亲。后来老府湾周遇尚宗亲支系没有回应,黑沟文岚宗亲给艳隆主编写信说黑沟一来经济困难,二来没人主事,修不了谱。这样牧公裔外迁陕西六大支系中,只有寺沟一支参与了五修,遗憾之至,但给其他各支外迁宗亲寻根问祖起到了良好的积极的带头作用!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宿松周氏牧公裔理事长记恩往富水打了若干个电话,奇妙地联系上我二弟思耘,思耘听不清楚宿松话,立马让我接听,方知是宿松九股准备八月一日召开联宗联谱联谊会,要求迁陕周氏宗亲派员参会。因接到电话与动身时间只有两天,时间紧急,我立即转告太全叔及各大房总,经商议:每房选派两位代表前往老家参加联宗会议。七月二十九日,由我带队,太全叔、周成、裔贵、文波带着十二岁孩子,买了一箱子方便面,从商南火车站坐车到安庆,再转乘去宿松的大巴,参加八月一日的九股四堂联宗联谱会议。到宿松,老家宗亲的热情接待,让我们体会到了“千百年的家门,血浓于水”的真切感受。会后,我们带着任务顺利返回寺沟,随即向族人传达宿松老家会议精神,大家决定立即组建寻亲机构,先在商南境内寻找迁陕未能归宗归谱的支系宗亲,经初步了解,商南只有我们寺沟有老谱,有谱就有先祖迁徙信息,老谱记载的先祖们迁徙信息是寻亲的重要依据,这个重要责任自然就落在我们寺沟宗亲身上。
我们首先发动寺沟在县城各单位工作的领导,他们结交面广,认识湘河赵川成功人士。可真凑巧,在县教育局工作的思龙联系到了黑沟周琪、拥成等宗亲,寺沟与黑沟宗亲在县城久乐门成功举行第一次会谈;接着,思银找到了松树桠平华、清明;紧接着时才找到了柞水九间房雍伟宗亲电话。我一一联系,在县城滨河路老武餐馆成功举行第二次会谈;后来,我通过在寺沟打工的郧县洋溪周家湾老刘,联系上郧县洋溪周家湾雍谦、时栓等宗亲。通过雍廷联系到了龙窝黄柏口宗亲。多次寻亲成功,我感觉仿佛有先祖英灵指引,族亲们的积极配合和精诚团结,我们顺利地寻找到赵川黑沟、湘河松树垭、柞水九间房、郧县周家湾四大支系宗亲。
为了落实宿松九股四堂联宗联谱工作,记恩和我同下决心,一定要千方百计寻找到迁出各支系宗亲归谱。有了这个信念,我们踏上了漫漫的艰辛寻亲之路。
为了打开寻亲局面,全方位和最大限度寻找迁出的各支宗亲,二0一二年我们组织了皖、秦两地宗亲联谊寻亲活动。当年正月由记恩宗长带队,遇坤爹、时德、金叟叔、玉奇哥等一行,带着近三百年来祖祖辈辈的愿望,带着老家亲人的嘱托,第一次有组织的来到商南寺沟、黑沟松树垭等地探望宗亲。仅仅三天,每到一处,皖秦两地宗亲握手、拥抱、促膝交谈,进一步加深了皖、秦两地宗亲间亲情与友谊。在此基础上,我们又制定了具体的寻亲方案。
二0一二年八月,我和寺沟裔贵、梳洗楼金亮、松树垭平华、周家湾雍学组成的寻访小组,带着寺沟仅存的三修老谱,先后到松树垭、黑沟、余家棚、老府湾、周家湾、滚子沟、金斗沟、青山等地寻找宗亲。我们每到一处,拜访熟悉族事的宗亲座谈,并到实地查看墓碑。我们手持砍刀,连砍带拽,来到一座座墓碑前,小心翼翼拂拭蛛网和灰尘杂物,进行拍照和摘录。每天清晨五点钟起床,简单早餐便投入工作,中午饭后不休息,紧接着赶往下一个地方,晚上交谈到深夜,凌晨才休息,整个过程得到了黑沟宗亲周凌、拥成、周琪、周凌、文岚、文德,周博,松树垭宗亲裔锋、启明、周伟、建华,周家湾宗亲青明、时栓、雍谦、雍春,柞水宗亲雍伟、安生父子、裔显,寺沟宗亲太全叔、思林、雍奎、太明、思宏、雍发、裔贵、裔彬等的鼎力相助,共五个区域一千多宗亲归宗归谱,但遗憾是淅川滚子沟、金斗沟、商南梳洗楼、余家棚、松树沟、张家营、塔峪沟、琵琶沟、长乐沟、纸坊沟、搏峪沟、蒲浴河等地支系宗亲还没有找到去向,寻亲之路仍然漫长。
为了快速、便捷地寻找宗亲,我们还创建了商洛周氏宗亲群,利用网络、邮箱、短信、电话、书信等方式不断寻找宗亲,对全县及周边地区的三十多处周姓聚居点进行了近百次详细摸底排查,基本理清了各地各支宗亲渊源,为同宗其他直系宗亲寻亲提供详实信息,加深了全县宗亲对周族了解和友谊。经查实:赵川老府湾一支属于安徽潜山县念七公支后爱莲堂,富水赤地瓦房沟脑一支属于潜山县敦睦堂,商南安家沟一支属于湖北黄梅亭前万三公支后。从中多次联系,使得他们顺利归宗。在寻找我们支系宗亲同时,还为曹、吴、徐姓等家族找到了祖籍。乌兔周氏裔孙们乐于助人的品德得到了商南其他姓氏的称赞。
商南南边大部分宗亲归宗了,我们又组织普查小组对商南的西北面的商州、洛南、蓝田等地宗亲进行普查。二0一二年十二月,我们寺沟组织了我和太明、雍发、雍奎、裔贵一行五人普查小组,北上商州、洛南石门镇、别介子、黄龙铺、驾鹿乡、六亩地寻亲。中午不休息,晚上九点多钟,我们手持打火机、踩着厚厚的积雪、在两米多高、一尺多宽的河边石坝上摸索行走二百多米,去鳖盖子寻找宗亲。洛南是高寒山区,人们冬天下午四、五点就上床休息了。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当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摸到村庄里,看见屋里还有灯光的人家,隔着窗户询问当地周氏情况,回答说这个地方很早以前曾经有过周人居住,不知道迁移到哪里去了。离这里四、五十公里的黄龙铺有几户周姓,你们去问问吧。我们又摸索着坝头上一二尺宽雪路回到车上,赶到了黄龙铺镇,一看时间,十一点半,到处黑灯瞎火,怎么办?目光向远处搜索,有一微弱灯光,驱车走近一看,见是旅社,可是已经关门了。无奈只好轻轻叩门,店主很快打开店门,热情地迎接我们,递上热茶,为我们做了热气腾腾的油泼辣子面。草草晚餐, 一看十二点半了,我们赶紧睡觉,一人一床,越睡越冷,索性两人睡一起,相互抱着冰凉的双脚取暖,才慢慢入睡。早晨我们告谢店主,去寻找周天禄。周天禄七0年生人,父亲已逝,只听说先祖从江南迁至,详细情况不清楚,无法确认(后来听望江周景说是他们一支的)。此处寻亲没有结果,我们立即去蓝田九间房寻亲,去蓝田九间房,要翻越秦岭,经过几十里冰雪路段,时刻都有翻车的危险,在秦岭深山北面,我们找到了宗亲,和他们交谈,他们一没有家谱,二不知谱派堂名,三不知祖籍具体何处,只晓得先祖从江南迁来的,无法确认同宗。由于时间关系,没有能够到葛牌镇、周家院普查。这次普查没有使一人归谱,我很惭愧,也只能说是路跑到、话说到、心尽到。寻找了这些地方才知道,不亲临不知详情、不参与不知艰辛。
除以上两次大型寻亲活动外,我分别和金亮到湘河梳洗楼少卿、少明家,试马镇安家沟万三公后裔寅成、寅祥家,县城寅祯家,五郎沟思学家了解情况;和平华、金亮到塘坝端书家了解族史;周成多次到山阳张家峡、大耳窝、吴家脑、丹凤庾家河等地寻亲;我只身到富家沟德明家、存联家,月亮湾长胜家、明生家,十里铺豹子河杨明家,龙窝、邵家沟本成、本乾、孝义家,富水街孝政家,茶坊村保国家、赵川十里坪周林家,红鱼水盆沟新军家,余家棚思进、长江、海林家,店房河焕成、焕敏家,赤地村瓦房沟家财家以及白玉周平、博鱼沟、常乐沟、五龙沟、炭沟、琵琶沟、黄土岭等三十多地寻亲座谈,走访近百人次,全部是自费。
通过寻根,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通过凝聚亲情,就是这种微弱的感情把人凝聚在一起。而寻根恰恰是把这种存在的感情展现出来,以完成人们的心愿。寻根也是寻求、探索家族文化的过程,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文化特色和规范,寻根就是要找回在潜意识中隐藏的生命气息。尽管有少数宗亲不理解和非难,我们只当做族事中的调和剂。十年寻亲之路,我总结出“族事四得”,即:吃得亏、吃得苦、受得气、做得主!
漫漫寻亲路,更多的是激励和振奋。宣城永和宗亲多次到商南寻亲,第一次请县城塘坝本其宗亲蹬三轮车寻访商南所有较大点村庄周氏。并且在陕西、商洛、商南电视台多次广告寻亲。第二次带着七十多岁的父母来商南租车再扩大范围寻找。因为年代久远,信息没记清楚,只隐约记得“爱莲堂”和“石板桥”。来富水寺沟问到思耘,思耘年轻对族事不太清楚,让永和问太全叔,因为堂名和地名不相吻合而失之交臂。二0一三年我们启动六修家谱,在各大宗亲群里发寻亲信息,永和看到后电话联系,我咨询黑沟拥成、文岚,确定石板沟、十里台地名,永和立即带父母和叔叔来黑沟实地考察,终于成功寻根问祖,大家都十分激动。一位周家媳妇深情感慨地说:“看到别的姓氏修家谱,知道祖宗血脉,尊辈长上,派语区分,我们很是羡慕,我们既没有老谱,又不知谱派堂名,寻根无望。您们帮助我们找到了祖籍,完成了几代人的夙愿,衷心地感谢你们”!一个年轻的周家媳妇对家族事业能有这样的认识,我很感动,这段肺腑之言,更加坚定了我的寻亲信心!
二0一四年底,江西湖口乌兔祠堂落成庆典,我和宿松理事长记恩匆匆吃过午饭,立即乘坐湖口到靖安县的高铁,湖口荣美会长安排修水克夫宗长为我们带路,去江西靖安县毗炉寺寻亲,三百多公里高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克夫会长途中安排修水仓下冠佑宗长为我们接风。到了仓下村,一位八、九十岁老宗亲设宴热情接待了我们,并且恳切要求为我们在他家休息一天,再带我俩去毗卢寺寻亲,因我们时间有限,须连夜要赶到毗卢寺,冠佑老人执意为我们带路。我们心想,哪能让耄耋老人黑夜带我们往返于海拔一两千米的盘山蜿蜒土路上颠簸一百五、六十公里?然而冠佑宗长意决,我们只好勉强同意。两个多小时,我们抵达靖安永丰镇,老人为我俩安排好住宿,和司机返程。这件事令我敬佩不已,也为我们继续寻亲增添了坚定的信心!
正因为寻亲、归宗归谱非常重要,我把族谱记载的宗亲迁移信息摘录成册,再打印成传单,遇人就说、遇人就发。家人说我满脑子就是寻找宗亲,寻亲太投入;还有人说寻亲是双方的事情,外迁宗亲不主动,不配合,也白费力。我深知不主动的原因是他们手上没有寻亲资料,无法寻根问祖;不积极配合是他们认识不够,比如洛南两汊河宗亲和湘河梳洗楼宗亲。在寻访中我们还遭遇过冷言讽语,甚至索证、报警,弄得十分尴尬。然而,寻亲之路更多的是成功和喜悦。十余年的寻亲之路,记恩理事长给了我很多指导,金亮给了我很多的陪伴,老婆孩子给了我更多的理解和支持,黑沟拥成宗亲为我免费提供会议场地和食宿,经常提供车辆和物品,寺沟的雍奎和思林为我多次提供车辆和资金,还有许许多多的宗亲,为我们寻亲提供了很多帮助,所到之处,宗亲热情接待我们,提供详细信息,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我们每次大大小小的寻亲普查,都是在老家联谊会和商南理事会的直接领导和安排下活动的,每次都有活动计划、安排、通话、谈话、短信、音像记录和活动总结,因此收到了良好效果。
以上仅个人十余年寻亲续谱纪实,半个多世纪族事履历,皆因自己能力低浅,或记录不详,或言论欠妥,诚望批评指正。
 
       乌兔周 逢凤派 牧公裔 孙思潮 谨记
 
     公元二零二一年孟春

评分

参与人数 2贡献 +40 红包 +20 魅力 +40 收起 理由
周增岳 + 20 + 10 + 20 欢迎宗亲发布寻根信息!
周世建 + 20 + 10 + 2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光华。

GMT+8, 2021-5-12 04:20 , Processed in 0.0175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