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总会宗旨是: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用周姓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72|回复: 7

浙江绍兴大溪村周氏宗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4 09: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条蜿蜒的石板路向上延伸,一条潺潺的溪流向下流淌,走进大溪村,我便被这样古朴的山村风情吸引了。大溪村位于秦望山西麓,呈狭长状分布,一条溪流将村子分为南北两半,村以溪名,溪的名字却很朴实:大溪。也许是秋冬枯水期的原因,溪水不大,清可见底,褐色石块夯成的堤岸筑得高高,可以想见雨水来时溪水的迅猛。溪上是一座座简陋的小桥,让人想起“小桥流水人家”的句子。两边一长溜的房子,间或几间老旧的木屋。一种久违的江南水乡的韵味在村中弥漫,老旧,清新,阳光斜斜地照着,行走在石板路上,几位闲坐的老人用茫然的眼光打量着我,西装革履的外乡人,来干什么?走亲戚?谁家的亲戚? 我为周氏宗祠而来。因为“周氏宗祠”四字是民国时期段祺瑞所题。站在祠堂前,仰望四个字,丰满圆润,是颜真卿的底子,段祺瑞的名字赫然在目,又衬以“光风霁月”四字。段祺瑞的时代已过去近八十年了,这位二十年代以“执政”名义权倾天下的旧军阀在北伐战争后消失于中国政坛。历史书上大书特书的罪恶是镇压学生运动,制造“三·一八”惨案,鲁迅先生曾以如椽大笔作《记念刘和珍君》,开篇即是“中华民国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为十八日在段祺瑞执政府前遇害的刘和珍杨德群两君开追悼会的那一天”,矛头直对准了段政府。年少时的我与鲁迅先生同悲哀,同愤怒,同激昂,“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一些段落至今熟读能诵。年轻的热血为段执政的凶残而沸腾,为烈士的英勇而感奋。几年后读余杰的《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二周年祭》,余杰极感性地把七十年前的那场血案渲染得如歌如泣,感受他的跌宕情怀、盖世才华的同时,又一次动容。 时过境迁,在这僻远的山村,第一次真切地走近段祺瑞,他的字并无乖戾、专横之气,含而不露,刚柔相济,张弛有道,透出一介武夫的内秀。他能在民国初年粪坑一般的政坛左右逢源、耍尽奸滑,确是有过人之处。可以凶残成性视人命如草菅,又可以握管挥毫不露丝毫杀气,这样的超级屠伯在中国大地滋生肆虐,何曾断过种?顺便说一句,段祺瑞平生最喜围棋,他利用权势扶持没落的中国围棋,出资邀日本围棋高手赴华切磋,并发现培养围棋神童吴清源,对中国围棋事业的复兴功不可没,以至逝世之后,陶菊隐先生哀叹:“斯人而在,斯道(围棋)尚有人提倡,现在我国围棋高手们自段合肥(祺瑞)一螟不视之后,惶惶然有曙后孤星之感。”道出了中国围棋界的心声。斯人民族之幸邪?民族之祸邪?“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多少历史人物于风云际会之时闪亮登场,瞬尔又烟消云散,作为一种历史的存在,他们能留下多少痕迹呢? 段祺瑞流落于此,得益于村人周志林。志林时在浙江省省长周凤歧身边当侍卫,村里修祠堂,拟请政要题字,风光一番,就让志林央求周凤歧赐字。周凤歧因了一个“周”字同宗,乐意帮忙,但自谦名声太小,当出面央执政段祺瑞题字。周凤歧是段祺瑞线上的人物,段祺瑞欣然提笔,不收一毫润笔,给足了大溪村周氏族人风光。历史的机缘,总是系于人们一念之际,不经意地任意挥洒,总让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七十多年后,当我站在祠堂前,仰望这八个字时,瞥见的是段祺瑞人性中的一丝亮光,瞥见的是社会温情、底层关怀,虽然这亮光与关怀只如昙花一现。

  推开祠堂沉重的大门,高大的厅堂,黯淡的板壁,阴暗潮湿,墙壁上“孝、悌、忠、信”四个大字斑驳脱落,显出的是年久失修的破败相,这里曾挂满了名人要人的对联、横幅,及周氏族人所取得功名的匾额,但都在十年浩劫中毁于一旦,如今空空荡荡。只天井里一棵二百多年的桂花树,依然静默一隅,枝繁叶茂。草木无情,人却有感伤之情、凄凉之情、悲戚之情,唉,有什么会比人为的破坏更让人痛心呢? 在村委会一侧的屋子里,我见到了国民政府文官长吴鼎昌的一副残联:“口口口口耕读传家霁月光风承百代,燕舞贻谋瓜瓞箸詠长源厚泽永千秋。”(前四字剥落,无从辨识,疑为“莺歌献计”)这副对联是村人——时为蒋介石侍从官的周赓标央吴鼎昌所书,侥幸躲过十年浩劫,却在1980年村里建绸厂时做了盖瓦的水漏,风吹雨打,日晒霜浊,金漆剥落,铅华洗尽,卒不忍睹。叹息一声,却又为段祺瑞的题字得以保存至今而感疑惑,问村人,才知这匾额当时被浇注上水泥,免了粉骨碎身之祸,文革后水泥撬除,重见天光,又由今尚在台湾的周赓标先生出资镀金,既为缅怀周氏先人,也为乡里添一胜迹。我由衷地感谢那位不知名的水泥工,他不经意的善举让后人少了一分遗憾。
发表于 2012-4-2 08: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绍兴寻根问祖:我的始祖明末燕王扫北时由绍兴北迁落户天津杨村、第二代万字、三代应字。有那位宗亲有线索请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22: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诸暨枫桥大溪村,座落在群山之中。
昨日去了一趟大溪村,倒并不是被那里秀美的自然风光所吸引,而是奔该村的一座“周氏宗祠”而去。
大溪村的“周氏宗祠”,其实很普通,就是村里周氏一族的祠堂。
自明、清以来,及至近代,村里的周氏一族似乎也没出过什么“达官显贵”一类的人物;至于上古时期有没有出过?村史、族史也没有提起,我就更不得而知了。
那我为什么要跑到这偏僻的山村,去看看这“周氏宗祠”呢?
因为在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山村祠堂里,竟有段祺瑞的题额。
这“周氏宗祠”、“光风、霁月”八个字,即是段氏手迹。
据说民国时,一位在杭州当差的周氏族人,通过在杭的同族,请托段氏为家乡新落成的祠堂题额,段氏慨然允诺。
我于书法是外行,只感觉段氏这八个字写得端庄、凝重、大气!所谓字如其人,也符合段氏高洁的品德、峥峥风骨……
段氏是民国时期一位杰出的政治人物!其一生,“三造共和”,“四任总理”,的行迹,在此,我就不展开了,说来也无非是拾人余唾而已。
只说一点,段氏退出政治舞台后,甘守清贫,不被日寇利诱,保持了民族的气节!其人格、操守,为国共两党所尊敬,也为史所重……
   155_1348407_567fdae0f5bff0f.jpg    
   155_1348407_94edbe92531c353.jpg                                           

155_1348407_036618edca75db5.jpg

155_1348407_b049a12b0ad240d.jpg
  原载 绍兴E网论坛   甘伟宝  发表于: 2017-09-12 10:07: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用周姓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 www.zhou.org.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本人

GMT+8, 2019-3-25 15:46 , Processed in 0.01964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