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南唐书-周本传》

[复制链接]
中华周氏 发表于 2016-3-17 16: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唐书-周本传》

  周本,舒州宿松人,汉南郡太守瑜之后,瑜葬宿松,即墓为祠,子孙居其旁者,犹数十家。本少孤,羁贫,有勇力,尝独格虎杀之,吴武王起隶帐下,勇冠三军,每奋跃先登,攻坚摧锋,蒙犯矢石,身无完肤。战罢,辄自烧铁烙其创,食饮言笑自如,雷迁至淮南马步使,武王取江西,抚州刺史危全讽,率诸州兵十万。来争其地,屯象牙潭,楚人围高,安以援全讽,江西守将刘威警书至,武王谋可将者,列官严可求荐本,时本从军区苏州,不能下耻之,称疾卧家,可求自往强起本,本曰:吴门之役,非贼果强,徒以我将帅权轻,下皆专命,故无功,今必见起,勿用偏裨乃可,许之,得精卒七千,晨夜兼行,武王初命之解高安围,本曰:楚人非欲下告安,第为全讽声援尔,今先败全讽,楚人必弃高安走,何足击哉,乃驰至象牙潭急击之,大破其军,擒全讽,楚人亦遁.吉州刺史彭玕,信州刺史危仔昌,皆弃城去,江西之地始定本之初至也,即挥兵进刘威欲留宴犒,不许,或曰:“敌兵盛,宜审观形势,何遽如此?”本曰:“贼众加我十倍,使我兵知之,战,先夺气矣,急乘其锋用之,乃可有功。”已而果如所料,武王奇其能,遂用为信州刺史,吴越将陈璋,据衢州归款,越人围之,武王遣本迎璋,越人解围出璋,而列并不动,本遂以璋还,裨将吕师造曰:越有轻我心,必怠,请击之,本不可,越人蹑我军至中道宿,夜半,本阳惊,弃辎重走,而设伏于旁,越人果急追,伏发,前后夹击,尽歼其众.唐庄宗入洛,吴遣司弄卿卢苹往聘,还言,庄宗知本名,由是召为雄武统军,俄出镇寿州,改庐州,加安西大将军,太尉中书令,西平王,本不知书,然能尊礼儒士,遇僚属以礼,士民爱之,性朴拙,无他才,惟军旅之事,若生知者,烈祖将受吴禅,徐玠周宗等,以本及李德诚名位隆重,讽之使率群臣劝进,本已昏老,其子祚惧家祸,代署表上之,本初不知,犹谓所亲曰:我受吴室厚恩,老矣,复能推戴异姓乎?吴室临川王(氵蒙),废居历阳,闻将传禅,乃杀监守者,与亲信两个,走诣本,本即欲出见之,祚固执不可,本怒曰:我家郎君,奈何不使我一见,祚拒闭中门,令外人执(氵蒙)告之, (氵蒙)遂诛死,本愧恨,属疾数月卒,初七十七,本晚好饮酒,乐施予,或曰:公春秋已高,宜少储积,为子孙计,本曰:吾系芒属事吴武王,位至将相,何人所遗乎,既卒,太常言凖令废朝三日,烈祖以本旧将,命有司讲求优典,礼官言,前朝尝为汾阳王郭子仪废朝五日,诏用之,谥恭烈,葬给卤簿,子邺.
   邺,本长子也,少骁勇,每从其父征讨,本为信州刺史,略地至建州道经险?,被围垂困,邺跃马救之,手杀救十人,翼本而出,建人骇惧溃去,事烈祖,典亲军,出为滁州刺史,暴猛很戾,常蓄飞扬之志,烈祖以本故优容之,闻历阳公杨(氵蒙)被执,叹愤逾月,国人亦以此称好义.本卒,后仕至庐州节度使, 升元六年卒。
周本传.jpg

 楼主| 中华周氏 发表于 2016-3-17 16: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考译文】
周本是舒州宿松人,是汉南郡太守周瑜的后代。周瑜死后埋葬在宿松,于是在墓边修建了祠堂,子孙居住在墓旁的,还有数十家。周本少年时死去父亲,客居他乡,非常贫困。他很勇敢,力气很大,曾经独自与老虎搏斗,最终杀了老虎。
吴武王(五代十国时期吴国的建立者杨行密,安徽合肥人,建都广陵,称江都府)起兵,周本隶属于他的部下,勇敢为全军之首,常常奋勇作战,率先登上城墙,冒 着箭矢和垒石,几乎是遍体鳞伤。战斗结束之后,就自己将铁块烧红烙在伤口处(疗伤),吃喝说笑镇定自若。多次升迁之后,担任淮南马步使。武王攻下了江西, 抚州刺史危全讽率领各个州县汇合的十万兵马前来争夺这块地方,在象牙潭驻扎了下来,楚地的人包围了高安用来援助危全讽。江西守将刘威发来的报警信到了之 后,武王和大臣们商议可以率兵出征的人,列官严可求推荐了周本。当对周本从军攻打苏州,未能攻下,把这件事当成自己的耻辱,称病卧床在家。严可求亲自前往 劝说周本动身,周本说:“吴门(苏州)这场战斗,不是敌人果真强大,只是因为我方将帅权力有限,下面的人都不奉上命而自由行事,因此没有成功。现在如果一 定要起用我,不用那些偏将、副将才行。”武王答应了他的要求,他得到七千精兵,昼夜兼行。武王起初命令他解救高安的围困,周本说:“楚地的人并不是想要攻 下高安,只是为危全讽声援罢了。现在如果先去击败危全讽,那么楚地的人必定会放弃高安逃走,还值得去攻打什么呢?”于是骑行到了象牙潭,迅速攻击危全讽的 军队,将他们打得大败,并擒获了危全讽,楚地的人也逃走了,吉州刺史、信州刺史都弃城逃走了,江西这块地方开始安定了。
周本刚刚到达象牙潭,就指挥军队进攻。刘威想要留他饮宴,犒赏士兵,他没有答应。有人说:“敌人兵力强大,应该仔细地观察战场的形势,怎么能够立刻就去进 攻呢?”周本说:“敌人的兵马比我们多十倍,假如我的士兵们知道了这件事,去打仗的话先就被挫伤锐气,赶紧乘着我们士兵的锐气去战斗,才能成功。”后来果 真像周本预料的那样。武王非常赏识他的才干,就任命他为信州刺史。
吴越国(建立者为钱缪,都杭州,其疆域约同今浙江省)的将领陈璋,占据浙江衢州归顺了吴武王,吴越国的人包围了城池,吴武王派周本去迎接周本。吴越国的人 解除了包围,放陈璋出城,同时陈兵不动,周本于是带着陈璋回来了。副将吕师造说:“吴越国的人有轻视我们的心思,一定会懈怠,我请求攻击他们。”周本没有 答应。吴越国的兵马偷偷地跟踪我军。到了半路上住宿下来,半夜的时候,周本假装受惊,抛弃了随军运载的军用器械、粮草等逃走了,却在旁边设下了埋伏。吴越 国的人果然紧急追赶过来。伏兵一起出动,前后夹击,彻底地歼灭了他们的人马。
后唐庄宗进入洛阳,吴国派遣司农卿卢苹去访问,回来说:“唐庄宗知道周本的名声。”于是召见任命为雄武将军,不久出京镇守寿州,后改庐州,同时加封安西大将军、太尉中书令、西平王。
周本没有读过书,却能够尊敬读书人,遇到属下能以礼相待,士兵和百姓都很爱戴他。周本性格质朴憨厚,没有其他的才能,只有军队打仗的事情好像天生就懂一 样。周本晚年喜欢饮洒,乐于周济别人财物。有人说:“你年纪已经大了,应该稍微做些储备,为子孙打算一下。”周本说:“我(从一介平民),穿着草鞋,侍奉 吴武王,到了将相这样的位置,这又是什么人留给我的呢?”去世以后,太常卿说:“按照法令,皇上应该停止上朝三日(以示哀悼)。”南唐烈祖因为周本是自己 以前的属将,就命令有关部门研究一下有没有什么优厚的仪节。典礼官说:“前朝曾经为汾阳王郭子仪停止上朝五天。”皇上下诏沿用这一仪节。赐谥号恭烈,举行 国葬的时候提供了皇上出驾时扈从的仪仗队。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0-17 09: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本是宿松名人,是周家名人,但是,关于周本的上下承世系记载不详,宿松二郎股的谱记载周本的上下承,错讹连篇,上下代的年代相差几百年,把周家名人:周信、周子谅、周思藏、周本、周邺、周敦颐、更可气的是,把我们乌兔周也硬拉进去了,乌兔周始祖:念七公,和二世祖简公也被拉进去了,这种“神仙谱“是周家名人大荟萃,为了攀附名人,不顾实事;乱接祖宗,不负责任,误导后世子孙;视为修谱续谱的大忌!
宿松县二郎股周本世系(一).jpg 宿松县二郎股周本世系(二).jpg 严正声明.jpg
告乌兔周氏家族书
(2019年9月22日宗亲代表宿松会议通过)
各位宗亲:
近日,宿松县二郎股宗亲前来湖口,邀请念七公祖地湖口县派代表出席今年10月2日周本陵园修缮竣工庆典仪式。
周本,安徽省宿松县人,五代十国时期吴国名将,封西平王,其长子周邺、幼子周弘祚仕南唐,父子三人在《资治通鉴》、《南唐书》、《十周春秋》等史书中均有传记。本来,宿松宗亲为纪念周氏历史名人而付出的辛勤劳动精神可嘉,理应受到赞赏,但是,二郎股的一些主事宗亲却罔顾事实,堂而皇之在碑记中镌刻周本乃“念七之祖也”等字样,并以“西平王周本后裔”自诩,他们还将这些不实信息刊载于周本宣传册,在社会上广为散发,严重伤害了包括二郎股在内乌兔周氏广大宗亲的思想感情,对目前举全族之力纂修《乌兔周氏总谱》造成了混乱。他们唯一的依据就是清代中晚期或民国时期自支编纂的一套宗谱。(在湖口出示2本,1本首尾残破,年代不详,另1本注明为民国30年纂修),世系中将念七公列为周邺之子、周本之孙;又将周敦颐安在简公之下,成为简公独子、念七公独孙。这样,简公支下数十万后裔,一下全部变成了濂溪子孙。下面,将二郎股这套世系附载于后,并作一简单剖析:
据二郎股谱载,念七公十二世万二属逢凤派,生于元代,至正四年(1344)迁宿松茯苓畈。万二迁宿松400多年后,二郎股才于嘉庆十年(1805)首修宗谱,后又于道光、光绪和民国时期分别续修。由于世远事湮,宗谱有记载不准确方面在所难免,因此,历次纂修所有的谱序只承认万二是乌兔周氏后裔,从湖口逢凤垅迁入,而对远祖的记载表述都“事实未详”,没有一篇谱序有关于周本——念七——敦颐是直系世系的说法,这就说明二郎股历届纂修家谱的先祖,对万二上溯世系的记载并未认可,只是因为既缺乏肯定,又缺乏否定的依据,因而采取的一种模糊说法,这也是历史条件的限制,不得已而为之。况且,这个远祖世系从时间推理、先祖名讳、世系传承等诸多方面都经不起推敲,有后人拼凑之嫌,不一定出现在首修,极有可能是二修之后才植入谱系,所以,修谱先祖才不予肯定。众所周知,周墀、周本和周敦颐等都是周氏历史名人,史学界对其身世和家族传承都有深入的研究,他们和乌兔周氏始祖念七,应属不同支系。除二郎股宗谱外,在全国周氏包括宿松县其他各股在内的所有家谱中,目前尚未发现上述先祖同属一支的记载,说明这种说法显然缺乏佐证。当然,乌兔周氏后裔如果喜好攀龙附凤,大可搭上顺风船,但扪心自问,若真这样做,我们的内心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吗?
《乌兔周氏总谱》编委会认为,念七公上溯世系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史问题,全国有多种版本和各种不同记载,如果对每个版本都必须承认,岂不是要再闹出一个一位先祖有若干个父亲的笑话?搁置争议,潜心考证,考证不出,疑当存疑,这是纂修宗谱应取的态度。奉劝一些当局者迷的宗亲,切莫再一意孤行,明知不能自圆其说,却偏要错上加错,在愧对先祖,误导子孙的歧途上渐行渐远。
二郎股的主事宗亲,你们改正错误其实非常容易,如果承认是乌兔后裔、万二子孙,请删去周本陵园序和周本宣传册中有关念七公的记载,将“西平王周本公后裔”之落款改为“宿松县周氏联谊会”或“周氏后裔”。只要诚心纠错,念七公祖地届时必派代表前往拜谒周本陵园。如果你们仍然执迷不悟,湖口乌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乌兔周氏总谱》编委会将对你们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因此造成的后果由你们承担全部责任。
                              
湖口乌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乌兔周氏总谱》编纂委员会
2019年9月

致安徽省宿松县二郎股全体宗亲的一封信
二郎股的全体宗亲:大家好!
   近几个月来,二郎股少数几个主事宗亲,利用修缮周本陵园之机,在周本宣传册和墓序中公然声称自念七公至万二公这一支全部是周本之后裔,在墓碑、墓序中以周本后裔自诩,并将本支编纂的两揭九世西平王周本世系广为散发。由于这套世系把乌兔周氏始祖念七和二世祖周简牵涉在内,严重伤害了包括二郎股在内全体乌兔周氏后裔的思想感情,并对目前正在纂修的《乌兔周氏总谱》造成混乱。下面,我们将这套世系略加分析,使广大宗亲知其原委,察其根由。
对二郎股的这套世系,只要稍加研读,就可以看出其特色:
第一个特色,就是周氏名人大串联。公布的世系共九代九位先祖,均为名门望族,达官显贵。九人中,列入正史有五人,即,子谅、周墀、周本、周邺、敦颐;家谱名人有四人,分别是,周信、思臧、念七、周简。周本之下几代大家都耳熟能详,在此就不多费笔墨,聊聊周本的上四代。第一代,周信,谱载:唐高宗仪凤间为将军。查阅唐代官阶,将军属武职,级别最高的为从一品,最低为从五品,五品之下则称校尉。因此,周信的官职应在从一品至从五品之间。第二代,子谅,谱载:唐元宗时为御史大夫。其中,元宗应为玄宗之误。按正史记载,周子谅确为唐玄宗时御史大夫,三品大员,汝南蔡州人(今河南驻马店),因得罪奸相李林甫,遭受迫害,廷杖后流放襄州,至蓝田而卒。第三代,周墀,谱载:墀字德升,号少山,唐武宗时授相位。周墀在唐书中有本传,先后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等职,实为副相。第四代,思臧,谱载:唐僖宗乾符间为北门学士。何谓北门学士?实际就是在翰林院供职的文官,因常从皇宫北门出入,故称北门学士。按照宗谱世系,上溯周本四代先祖,代代辉煌灿烂。但包括五代史、宋史和宿松县志在内的全部史志记载,都是周本幼年丧父,寡母将其抚养成人,家境是“少孤贫”,少乃年少、孤乃孤独、贫乃贫贱之意。何来家世显赫一说?
第二个特色,九世皆单传,无兄且无弟。按二郎谱,周本上下九代全部为独生子女,无兄且无弟,更无姊和妹。上节聊了上四代,本节再聊下五代。众所周知,周本生二子,长子邺、幼子弘祚,均为南唐名将。但谱载,周本仅生一子,名德威,学名邺,却对幼子弘祚只字不提。儿子尚且如此,孙子自然更不在话下。德威之子名念七,讳礼号达庵,偕兄念六、弟念八渡淝水而南,遇希夷先生授乌兔之谶,抵湖口而家焉。只是德威仅生念七一人,不知念六、念八属何人所生,又往何处而去?无奈在字缝中再也找不出字来。曾孙周简不是有八兄弟吗?由于笔墨金贵,谱上只载念七生子一个,大名谟,名简字辅成,太宗至道间封侯。简的儿子算来已是玄孙辈了,幸亏敦颐的名声太大,先生总算没有忘记,将他记录在谱。那尚礼、尚义二兄弟哪去了?谱上未载,谁叫你不封侯拜相,怪谁呢?须知:包括逢凤派万二公在内的乌兔周氏十大派后裔,皆由尚礼所出,而尚义讳泰,属外迁鄱阳始祖,兄弟二人在二郎股谱系中竟无一字记载,岂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个特色,就是年代、年龄对不上号。史载:子谅为唐玄宗时名臣,约生活于680-736年;周墀,唐武宗时副相,生于796年,殁于855年。按谱载,墀为子谅之子,儿子比父亲小110多岁,父亲死了60年儿子才出生。其实,史志记载的真实情况是:子谅生桂,桂生勋,勋再生墀,墀为子谅之曾孙,四代人缩编成二代人,怎么可能对上号?何况墀生思臧、思臧生周本,以及周邺生念七、周简生敦颐,除了二郎股之外,目前全国周氏所有宗谱都找不到这种说法。还有,敦颐比周简要小八、九十岁,古人寿命比今人普遍偏短,因此才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感叹,周简随父一直居湖口花尖山麓终老,原墓仍在,怎么可能在耄耋之年跑到湖南道县去生一个敦颐呢?
在此,我们还可以简单探讨一下,周本到底有没有后裔存世的问题,目前还未发现有价值线索。根据当时的政治环境,周本幼子弘祚战败投水自尽后,后周即灭南唐,周邺已故,他们即使存有后裔,也只能是隐姓埋名或改姓改名,否则不可能生存,因此,有谱载留有后裔的可能性极小。虽然周本父子同念七公生活年代相近,但念七公属中原地区五代,而周本父子属南方十国,本身为混战中的敌对国,不可能是祖孙传承关系。因此,乌兔周氏后裔决不能去做无凭无据、攀附历史名人以显虚荣之事。
各位宗亲:二郎股先祖在晚清或民国时期纂修的这套宗谱,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在某次纂修时可能是出现了误接,这本来情有可原,其他各支宗谱在古代世系中也有程度不同的误差,特别是念七公上溯世系,全国各种不同版本甚多。因此,《乌兔周氏总谱》编委会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对念七公之前的世系必须认真考证,真正考证不出来,就疑则存疑,不以某地某支之言而定论。新修总谱以念七公为乌兔周氏一世祖,对其上溯世系不争论、不宣传,对各地、各支记载一视同仁,列为参考资料,供后人研究,不作为正式世系入谱。我们欢迎二郎股广大宗亲积极参与总谱编纂,同时坚持分迁世系以迁出地和迁入地相互考证入谱的纂修原则,齐心协力办好族事,以求真务实态度完成总谱编纂工作。
file:///C:/Users/lsglj/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gif
湖口乌兔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乌兔周氏总谱》编纂委员会

2019年9月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20-1-18 14:13 , Processed in 0.02403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