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乌兔周后裔寻根问祖

  [复制链接]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0-12 09: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世建 于 2019-10-12 14:36 编辑

冥冥中自有祖先庇佑:我们舒城2支念七公后裔:国珍公、国宝公,去年(2018年)4月份老家启动修谱(6、7年前就说起修谱,苦于没有找到老谱,直到2017年找到了光绪二修谱、民国2部分的老谱)我清明回到老家获悉周家正在启动修谱事宜,我经多方面打听,微信联系到了老家的周万训宗亲,6月份拿到6本老谱复印件,开始“抢救性”的录入电脑存储为电子版;在断句、誊录过程中慢慢学习、研谱;在根据老谱谱序、谱首的记载,找到迁舒前的湖口老世系部分信息,我就广发网帖寻根,第一个联系我的是:湖口周雍平宗亲,和他老人家核对过湖口老谱分迁图;才对乌兔周有了进一步了解;再后来遇到和自己最接近的一支:湖口武山源福二公支下的周论泉;今年7月份正式和湖口来舒城寻根的宗亲们碰上面了。
在此感谢:雍平宗亲、湖口龙林一行五人,(一群年逾古稀的老人们,不远万里、劳苦奔波、冒着酷暑,来到念七祖地舒城寻根,令我十分感动);特别感谢周论泉宗亲,是他契而不舍的网上追踪我整整一年,才“逮住”了我。
1.jpg 2.jpg 3.jpg 4.jpg
2018年6月回我的网帖,当时我广发寻根贴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回音,所以也就没太关注回帖,直到今年(2019年)6月份来联系上,当时我广发寻根贴,可是杳无回音,心情也很失落,为此还附诗一首:(说是诗,其实不成文体,随心所抒而已)
念七麻地到湖口,
国珍国宝复迁舒,
武山祖源在何地?
世系断代无根底,
寻根拜祖谢宗亲,
人世沧桑几百载,
寻根问祖好酸凄!
5.jpg 6.jpg
7.jpg 8.jpg
以上图片就是我和湖口宗亲在舒城老家的合影;我还特地和宗亲周论泉单独合影留恋。此次寻根,终身感怀!冥冥之中,自有先祖庇佑,是互联网把我们相隔千里的您们和我,由陌生人变成了家人。感恩所有的乌兔周宗亲们!1063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又和亲人们团聚了。(公元956年,始祖:念七公为避战乱,从舒城麻地渡淝水过长江卜居江右花尖山大屋场)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0-12 10: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发帖用的网名是“龙舒压滤机”(我是做销售的)、今年为了和宗亲联系方便,特地办了一个新号,用实名和宗亲联系的。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0-12 10: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名123就是周论泉宗亲。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0-30 10: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乌兔周;远祖瑜,始祖为瑜公三十一世孙念七公,于后周显德丙辰年(956年)从瑜公祖地:安徽舒城麻地,避乱渡江南迁至江西湖口花尖山大屋场,卜居之。公为江西乌兔周一世祖,传至18世国珍公,于元末明初,洪武廿四年(1391年)遵福二公遗训,携带老谱藏匿诸匣,从湖口武山源复迁祖源地:安徽舒城南港卜居,绳绳系系、瓜瓞绵延、繁衍至今27世了,龙舒周氏爱莲堂修谱理事会于2019年清明成立,特寻各地周氏宗亲,如有和以上祖源信息相符相近的宗亲们,欢迎联系我,我们急切期待我支血脉尽快认祖归宗。我的电话:17895617618周世建
附上直系世系如下:
念七--简-尚礼-汝辑-克俊-珌-清-平甫-六十-德懋-喜童-若霖-信一-恩二-福二-必良-寿二-国珍-德金(江公)-龙-政夔-治文-道隆-德厚-兴胜-盛祥-忠元-良士-礼传-义魁-全孝-修朝-诗庭-书昌-先正-代佩-化贞-学问-文玉-章武-万海---
横山派念七39世文玉公上承湖口老世系图.png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1-2 20: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世建 于 2019-11-2 20:49 编辑

龙舒周氏(国珍公)上古世系引
黄帝直系图-1.jpg 黄帝直系图-2.jpg
黄帝直系图-3.jpg 黄帝直系图-4.jpg
黄帝直系图-5.jpg 黄帝直系图-6.jpg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2-6 19: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舒庐寻根记》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辛卯岁夏历七月,我与同族仕芳、雍平,受湖口周氏联谊会委托,赴安徽舒城、庐江一代寻根。一路之上,远祖念七公叮嘱儿孙的一番话不时在耳边回响;“舒城。吾故地也,祖宗坟墓在焉。吾老不能行,汝等须归,不时洒扫,以申春露秋霜之痛。”想起先祖的临终嘱托,我们不敢有半点懈怠,三天之内近千公里,走村串户,遍访宗亲近百,查阅宗谱数十卷。然世远年湮,加之舒、庐地处平原,屡遭战火、天灾,人们流离失所,伤痕远逾江南。该地各姓所修宗谱,多为断代谱,与老世系无法连接,因而查对十分困难。舒庐并不远,麻地在何方?此次舒庐之行,虽说寻根未果,行程却异常顺利,往往停车问讯,恰是欲访之人,冥冥之中,似有神助。此行也有斩获,有两处宗谱值得一提:一是舒城县舒茶镇三拐村,二是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此二处从未合修宗谱,然远古世系几乎完全一致。与我族宗谱,除周勃、周亚夫、周瑜等历史名人外,另有文郁、党、峻、鲂、处、哲、彪、僖、璋、炯、沂等名讳也相同,而更值得推敲之处有二:其一,该谱二十世,我谱二十一世“顗、嵩、谟”三字完全一样,该谱顗之子绍之、续之。我谱顗之子子芝、子廷,也有相似之处,其二:该谱三十三世从远,三十四世智强,与我谱四十五、四十六世又相吻合。鉴于上述种种,特将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麻桥组宗谱老世系附载与后,留待有志者研究、考证。在三天的寻根过程中,我们见证了祖地宗亲的敦厚与善良。他们请谱必须净手、焚香、跪拜,尊祖敬宗之虔诚可见一斑。对远道而来的宗亲,他们一见如故,有的不厌其烦的介绍情况,有的自告奋勇的引路寻访,在此列举三例:一,周春河,舒城县教师,合肥、六安、舒城三县(市)同宗谱局主编。他家住在县城,不仅带我们到二十多公里外的老家棠树乡查阅宗谱,而且陪同七个小时,环绕舒城,走访周氏村落。二,周道信,庐江县汤池镇石桥村退休教师,谱局编修。听说我们来访,立即从十公里外的万山镇赶回取谱,并执意挽留用餐。三,周先六,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地地道道的农民,正准备喷洒农药,得知来意后,立刻卸下药桶,回家取谱,并陪同到十多里外的镇上复印资料。当我们拿点钱以示补偿时,他断然拒绝,并意味深长的说:“得了钱就不是周姓子孙了”。在舒、庐期间,我们还拜谒了周瑜墓园及周瑜故里。周瑜墓园位于庐江县城东,园内整洁肃穆,周瑜故里周瑜城则处舒城县干汊河镇西约两公里,野草齐胸,仅存遗址,虽然周边以周瑜命名的商铺鳞次栉比,但却极少周姓人家,使人不禁想起前人咏大屋场的诗句:“一片遗基成古迹,数丘荒冢卧斜阳”。正是时事茫茫难自料,令人徒生伤感。滔滔长江水,日夜向东流。浩瀚长江,千百年来隔断了我们与祖地的联系,然山再高,水再深,难阻血脉情。舒城麻地,乌兔子孙总有一天会撩开您神秘的面纱,亲吻神圣的土地!
辛卯岁孟秋 三十四世 龙林撰




点评

2011年湖口宗亲来舒城寻根,都到了我的家门口:舒城县棠树乡(我和歧长宗亲都是棠树乡八里人),可惜那时候没有微信,互联网信息没现在发达,不然,我们早就联系上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6 19:51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2-6 19:4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世建 于 2019-12-6 19:52 编辑

《再寻麻地》
    盛夏七月,热浪扑面。近日,观印、仕芳、记恩、论泉和我一行五人,受总谱编委会和仲琪会长委托,在皖中南寻亲联谊的同时,再次前往舒城寻找麻地,寻找数十万乌兔周氏后裔的根!
2011年纂修《湖口周氏通谱》时,我们曾赴舒城、庐江一带寻根问祖。虽寻根未果,却也有收获,曾作《舒庐寻根记》留存。光阴似箭,一晃八载。再寻麻地接受初次寻访的教训,事前精心策划。也是天遂人愿,前不久,论泉宗亲通过网络,发现舒城有两支念七公后裔,均由横山派武山源返迁祖地,经过六百多年的繁衍,已成二万多人的旺族。6月29日,75岁高龄的周岐长老会长,带来舒城宗谱,与湖口对接.这次得知我们即将前往,特地从四十多公里外的家中赶到县城迎接。舒城周氏联谊会会长周衍权及多位宗亲,自始至终陪同我们的全部活动。另一支从事宗谱研究的周世建,虽然已在杭州定居,却连夜驱车赶回,提供资料。舒城县委宣传部部长周红,向我们赠送了新旧两部《舒城县志》,并联系周瑜文化研究会会长李卫生先生同我们见面、座谈。李先生是周瑜文化研究专家,发表专著论文多篇。他同我们分享了周瑜研究的最新成果,就念七公上溯世系与周瑜世系的关系问题作了初步探讨,并就念七公老家所在地的考证交换了意见。根据乌兔周氏宗谱早期谱序和《念七公本传》记载,寻找念七公祖地,必须把握几个关键地址用词,即舒城、麻地、梅山、淝水等。
    先说舒城。舒城历史悠久,周朝曾封为“舒国”,后又称“群舒国”。唐开元二十三年(735)置舒城县,县名迄今已有1284年历史未作变更。也就是说现名舒城,念七公南迁时也称舒城。
    再说麻地。麻地知名度不高,绝大多数舒城人闻所未闻,怪不得当年初寻毫无结果。其实,麻地有泛指、专指两意。泛指是说在舒城的中西部一带,远古时期野生麻林茂密,后来人工栽培苎麻、黄麻,成为当地主要经济作物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舒城曾建大型麻纺厂。所谓麻地,就是指麻生长的地方。随着时代的变迁,原先的野麻、家麻均不见踪迹。专指是舒城麻区确有麻地湾,是个古老地名,位于万佛湖南侧岸边,距县城约37公里。这里原有12户刘姓人家,因三年前建设万佛湖风景区,搬迁至离原址几百米的荒坡。问及刘姓来由,概不知情。离麻地湾约2公里有周家老屋村,大约二十来户。名为老屋,实际也就是清代中叶从桐城搬迁至此,不过二百余年光景。他们的宗谱与我们对不上号,应属旁支。                  
    关于梅山。梅山是寻根的关键地名,因为石敬塘起兵反叛时,念七公曾“避乱梅山”。梅山的来历与西汉末期的名士梅福有直接关系。梅福曾任江西南昌县县尉,是个从七品的小官,但他敢于仗义执言,享誉甚广。他坚决反对王莽篡汉,先在南昌北面梅岭避住,后又迁往舒城中梅河西北丛山中隐居炼丹。自后,这一带有大梅山、小梅山、梅岭、梅湖之称。大梅山海拔高程209米,属群山主峰,小梅山因建万佛湖水库没入湖中,仅露山峰,宛若小岛。梅山与麻地湾直线距离约4—5公里,沿湖公路距离不超过10公里。
关于淝水。淝水分南北支流,北支流入淮河,南支流入巢湖,最后注入长江。淝水并不经过舒城,念七公是如何“渡淝水而南”的呢?原来,发源于岳西县的杭埠河,古称龙舒水,自西向东穿越舒城,于肥西县与南淝水等支流汇合后注入巢湖。杭埠河是旧时舒城县最主要的水上交通线,麻地就在河畔,由水路到达江南,沿河至湖入江是必经路线。
综上所述,现处舒城万佛湖风景区的麻地湾,符合老谱记载念七公祖地的所有特征,应属原址无疑。对此,同行宗亲及李会长等也深表赞同。
    另外,也有人提出,五代十国时期的潜山曾定名为“舒州”,其辖地宿松县亦有麻地,念七公祖地是否为宿松麻地?返程途中,我们一行前往考证。宿松麻地位于县城东面约20余公里处,上有麻米山,侧面有一溜长坡,取名“麻地坡”,现属程岭乡龙安村管辖。南宋淳熙年间,布衣汪革在此烧炭炼铁,意欲制造兵器抗金。这里山势及土质都不适宜村居,虽然约6公里外有泊湖直通长江,但并无水系相连。况且,宿松及周边县市均找不到“梅山”,更不靠近淝水。念七公老家如系此麻地,举家南迁时只要直渡长江即可,毋须南辕北辙,反向绕道数百公里而渡“淝水”。可见,宿松麻地并非祖地,可以定论。
三十四世(芦丛派)龙林敬撰
二0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2-6 19: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世建 于 2019-12-6 19:58 编辑

时隔8年,今年(2019年7月20日)湖口宗亲一行五人,再寻麻地。一群都年近七旬的老人们是顶着酷暑来舒城寻根,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祖地—舒城麻地,令人欣慰的还有,找到了我们这两支返迁祖地的念七后裔(国珍、国宝)。不虚此行!他们敬祖尊宗的赤诚之心打动了我!也是我决心要为总谱编纂尽自一份绵薄之力的动力!
始迁先祖于麻地,
后世千重寻足屐。
舒庐寻根拳拳心,
再寻麻地念祖恩。
血脉宗情浓似初,
撰修家谱封堂额。
--------有感于舒庐寻根记
 楼主|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2-6 19: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12-6 19:46
《舒庐寻根记》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辛卯岁夏历七月,我与同族仕芳、雍平,受湖口周氏联谊会委托,赴安徽 ...

2011年湖口宗亲来舒城寻根,都到了我的家门口:舒城县棠树乡(我和歧长宗亲都是棠树乡八里人),可惜那时候没有微信,互联网信息没现在发达,不然,我们早就联系上了。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20-5-26 04:42 , Processed in 0.0209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