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乌东派周氏非周瑜后裔考

[复制链接]
中华周氏 发表于 2019-5-18 08: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乌东派周氏非周瑜后裔考


吉安 周尔维


  江西庐陵乌东派周氏是周瑜的后代,这个谎言,由于有明朝大学士兼修国史总裁解缙、杨荣、金幼孜的认证,而被载入国家文库《四库文书》。从而成为一桩族史错案。解缙《吉水桑园周氏族谱序》:“瑜长子循早卒,次都乡候胤,罪徙庐陵,后当召还,卒于乌东,长子豫袭都尉居汝南,少子泰,留守塜,庐陵此公谨之所以有后于乌东也。”杨荣《周氏族谱序》:“吉水泥田之派,其先盖出吴将瑜之子都乡候胤,始家庐陵之乌东,唐长庆中有曰沂滨者居泥田。”金幼孜《原序》:“周之先本都督周瑜子都乡候胤,始家庐陵之乌东。胤之后有讳汾翁者为会稽刺史,避难袁州,复自袁州徙乌东。”这三位名家对“周瑜始家庐陵乌东”的认证,极具权威性,使得乌东派周氏是周瑜的后代成为定论。后世各朝廷大员、历史学者对解缙等论的合理性、可行性不加稽考,不加分析,人云亦云,一部失实的瑜公庐陵乌东族史延续至今。乌东派周氏不是周瑜的后代,本人在惊天骗局《周胤拓基乌东篇》《奇闻世袭传三代,历时数百年》中用证据说话,已有披露。现就解缙等之论的依据进行稽考。

  周胤没有卒葬乌东的条件、理由和证据
  一、庐陵乌东(吉安县油田镇大庙前村)地处吉安市西北方向120华里的深山之中。清光绪戊子(1888年)时任湖南华容县知县龙起涛撰《吉水渔塘周氏重修族谱序》曰:“庐陵之延福乡(辖今油田镇)去州城三舍许,地僻山深,兵戈罕至”光绪年间该地尚如此之荒蛮,上溯1650年周胤时期的三国,乌东那时无地名,既没人烟,亦无路通。在庐陵郡治地养尊处优的周胤是如何会知道乌东这个连地名都没有的地方?他要去那里干什么?如果是游玩,乌东既不临江河,又不傍驿道,那他是如何披荆斩棘非要进入乌东,而卒于其地呢?
  二、泥田周华藻在清道光年间(以前笔者言明末有误)为其乌东祖坟看风水后。撰有《刺史汾翁暨祖妣吕夫人莹域》一文,内中幷未提到周胤墓,且称汾翁为初祖,离奇的是那座隐匿了1770年的周胤墓如今突然现身,欲盖弥彰也!
  三、乌东周氏裔在网络上晒的瑜公舒城世系图只载周胤殁庐陵,幷无卒葬乌东的记载。这样,解缙言周胤“当召还卒于乌东,公瑾之所以有后于乌东的依据何在?是信口胡说,还是他人伪序呢?

  杨万里”按其图系“寓藏玄机

  解缙等对吉水泥田周氏世系的认证、依据既非源自国史,也非出自方志,那是否来自乌东派支系吉水泥田周氏族谱呢?现就明朝以前其谱载宋、元名士谱序进行探讨。
  该族宋谱始于嘉泰(1204年)尚忠起宗,有杨万里之序,淳佑戊申年(1248年)梓於克开士宁,元大德泰定谱则有程钜夫之序。
  一、杨万里之序:“有居吉水泥田者,按其图序为三国时周瑜之子都乡候胤,谪官庐陵而卒,子孙遂家焉。干硕枝荣,历晋唐而至我朝,元符崇宁间有曰致道生谔字鲠臣,世称浩齐。浩生尚忠,尚忠受学於予,以予谢事之暇,将谱序为请。予所居与泥田不远,伊迩与周有通家好,为母党姻………”从序中可知:将乌东派周氏承接瑜公舒城世系的始作俑者乃泥田周尚忠,其编篡的乌东基组世系图如下:瑜、胤、泰、光熙、范、汾翁、举仁、敏、隐、以清(以清生四子:沂泫、沂滨,沂渊、沂漳)
  杨万里对这个世系其实并不认可。“按其图系”连接前后文的意思是:根据他们自编的图谱世系上说是出自周胤之后。至于这个图谱世系是否属实,胤子孙因何家于泥田,杨幷没表态。他与泥田周氏有邻里、师生、甥舅之谊。因为这个世系有假,而拒绝作序显然不宜。用“按其图系”从而将自身撇得干净,足见杨万里智慧、圆滑、世故。

  二、淳佑戊申谱由泥田周士宁主修,其撰《周氏家传》曰:“周氏远祖四承事讳沂滨,(而不是讳墀),李唐长庆间自庐陵乌东徙吉水泥田村,前与汝南德升於族为世派”。

  析评1、沂滨与汝南德升会是同宗?疑为后人“插花”为将沂滨与周墀字德升混为一体埋下伏笔。
  2、此谱距尚忠谱仅四十余年,周士宁为何不继承尚忠衣钵称泥田周氏是周瑜的后代?

  元延佑三年翰林学士兼修国史程钜夫,李仲渊之序,对泥田周氏世系源流未置一辞。

  泥田周氏族谱所载宋元名人谱序中,唯有杨万里“按其图系”称泥田周氏是周瑜的后代,由此可知解缙等人之序依据的是错误的尚忠谱。他们言泥田周氏必然绕不开乌东,故而有“胤始家庐陵乌东”之说。豈可谓胤始家吉水泥田乎?尚忠以汾翁为周瑜的六世孙,而不辨汾翁乃隋唐时人,瑜公孙泰公属三国时人,中间仅隔光熙、范两世,却隔了晋朝,南北朝两个朝代数百年这样的错误。只因解缙等人具翰林学士兼修国史这样闪光的名头,他们对尚忠谱错误的认证就成为一种羊群效应,后世诸多名士不辨真伪,随声附和。明宣德癸丑(1433年)都察院左都御史熊慨撰《泥田周氏族谱原序》曰:“周之系绪本三国吴都督周瑜子都乡候胤之后,胤谪庐陵,子孙因家居庐陵乌东焉。后六世孙汾翁仕隋为会稽刺史,避难居袁州北门,复徙乌东。”熊慨之序就是金幼孜之序的翻版,只不过金幼孜未点明汾翁为周瑜六世孙而已。熊慨之序则使解缙等人之谬所出彰矣!这些饱学之士,竟不察汾翁为瑜六世孙之谬,看来古今之士,好大喜功有余,而明辨事理不足者多矣!综上所述,解缙言胤“当召廷,卒于乌东。”和杨荣、金幼孜“胤始家庐陵之乌东”依据何在?沽名钓誉也!正因为解缙等人的认证,乌东派后人才会公然篡改史实,编造一个周胤奉旨还京,途经带源有乌鸦引路,以为天意,遂决定要卒于其地这样美丽的故事。

  伪造的庐陵乌东派周氏世系

  乌东周氏支谱第三次修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7年)由泥田沂滨裔乡举周鼐作序(前两次由沂滨裔周叙周汝员作序)曰:“大将军为吾周之鼻祖,汾翁公又为吾乌东之基祖。自汾翁公而上溯之,历世有五,历年百余。”序中仍以汾翁为瑜六世孙,表明尚忠谱至此并没有变化。之后则有了新的版本。泥田沂滨裔为了完善瑜公庐陵乌东世系,填补汾翁至范公间数百年的空缺,就在汾翁前面加添了八世,新编瑜公至汾翁世系如下:瑜、胤、泰、光熙、范、显、达、崇武、坦、肪、徴玢、穆、汾翁。据笔者所知,新添的八世中,有三人来自吉安府安福县蜜湖村周氏。据蜜湖族谱记载;周胤开基蜜湖生三子,豫、泰、纂。泰生致、政、敬,敬生詪,詪生桂、柏。桂生炎、炫、炤,炤生淑孟迁庐陵乌东。而据《乌东四修族谱》记载:泰生三子,光苑、光喣、光熙。光熙讳敬,生子范,范亦曰詪。生子显、柏,显生三子,炎、炫、达。达名炤生一子崇武。从中我们看到蜜湖周氏取名很有规律,部首依次为,反文、言、木、火。经泥田沂滨裔的一番偷梁换柱,显取代桂,达取代炤,崇武取代淑孟,这样本为安福蜜湖周氏先祖的桂,炤、淑孟摇身一变成为乌东派世系的显、达、崇武。因是借来的祖宗,所以他们并不认可蜜湖迁乌东的淑孟、(崇武)为乌东派周氏开基始祖。

  汾翁新的祖、考、玢、穆来自哪里呢?《乌东四修族谱》载庐邑乌东庆远堂周氏族谱一篇落款为唐大中三年(849)讳墀,字德升号沂滨撰《襄阳刺史息国公归仁祖传》中曰:“公讳归仁,青州益都人也,曾祖玢,本庐陵乌东人,官庐陵太宗,晋青州刺史。居家州治东阳城,故称东城之派,祖穆,累至青州刺史,考汾号汾翁,青州益都人。”

  析评:1、若此传作于唐朝,为何尚忠谱中并无玢、穆二人,尚忠会将身为刺史的两位祖宗给扔掉吗?熊慨,周鼐之序均以汾翁为瑜六世孙。若此传作于唐朝,汾翁则要下降为瑜八世孙矣!
  2、讳之意,乃后人对已故长者的尊称,为祖上作传,岂有自称讳墀之理,某哑然失笑矣。作伪序者百密而一疏,破绽出也!
  此传收一石二鸟之功,即为汾翁找祖宗,完善残缺的瑜公庐陵乌东世系,又为后世收编周敦颐提供历史依据。可谓高瞻远瞩,用心良苦。如今的乌东派周氏后人正是以《归仁祖传》为赫赫证据将周敦颐纳入乌东世系,周瑜后裔之列。正是前人编谎,后人圆谎。对此,本人将另文就周敦颐不是周瑜后裔之论进行深入解读。

  以上列举的事实表明:
  1、周胤并未卒葬乌东。
  2、解缙之前的历朝历代所有名人谱序中,无一篇认可乌东派周氏是周胤的后代。
  3、解缙等人对乌东世系的认证没有任何依据作为支撑。
  4、如今流传的瑜公至汾翁间世系纯属泥田周氏后人伪造。因而乌东派周氏是周瑜的后代是个欺世大谎。
  种谎者泥田周尚忠,传谎者解缙,杨荣、金幼孜也。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19-9-17 22:23 , Processed in 0.01764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