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关于吉安乌东谱的说明

  [复制链接]
中华周氏 发表于 2019-5-14 07: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忠胜会长、告根主编:
  看了你们昨天(5月11日)率庐陵乌东庄严宣告退出《中华周氏联谱》的公告,深表遗憾和不安。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你们两个人不愿意姓周了,你们能代表所有的乌东宗亲都跟着你们两个人不姓周吗?你们能代表得了吗?正能量的事情可以代表,负能量的事情不见得能代表。
  总会一贯认为吉安乌东是一个很大的宗族,乌东谱是一个庞大的支系文化工程。总会在联谱出版之前就做过很多工作,即便是你们不同意修改,总会编委对吉安周氏也花了大量的篇幅进行了文字表述。但在世系源流问题上有很多不符合编写大纲的地方,需要修改,你们却拒绝修改。总会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因出版在即,最后只有用“略”字代表了那个版面的内容。
  总会也从来没有另眼看待吉安乌东,更没有与吉安乌东为敌,。
  《中华周氏联谱》试发行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和你们沟通交流了许多次。去年十月的平阳会议和今年四月的洛阳会议再三再四的为联谱修改做了工作和安排。其他地方的修改任务都只是做了一次工作就完成了,而乌东的问题是老大难,没有一个人能说服你们,找不出比你们水平还高的人来做你们的工作,这些教授们都不及你们,谁做你们的工作就和谁有对立情绪。
  联谱编写大纲中提到:“编辑思想。坚持实事求是,避免附会(攀附名人)臆断 (主观随意判断)。清代著名学者钱大昕《上海周氏族谱序》 说:“今观周氏之谱,详其所当详,略其所当略,缺其所当缺,洵可以为后嗣法。”明清与现代某些族谱所存在的附会, 臆断现象,思想方法上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肯“缺其所当缺”。这次编谱,不求全求备,而求真求实”。
  根据联谱编写大纲的要求,总会对上谱的每一个支系都按照联谱编写大纲的要求进行了审编,对乌东也是这样,但乌东不接受总会编委的意见,拒不修改,要一字不变的照登。这就使得总会编委十分为难。
  乌东谱的错误太多。主要方面有:
  一、三国公谨瑜公是庐江郡人。不是沛国郡人,庐江郡是汝南堂的主要支系,始祖是烈公,不是赧王;
  二、敦颐公不是吉安乌东支系。史称岐山谱、廉溪谱、汝南谱是周氏史上的三个里程碑,它的世系清楚明白,不容模糊;
  三、周访乃寻阳郡周氏,不是庐江郡周氏,也就是说不是瑜公后裔;
  四、周鲂字子鱼,义兴阳羡人,是国山周氏第二世祖。
  五、周归仁、周执羔、周必大等历史名人不属乌东周氏。
  以上几点是总会编委不能放弃纲要原则随意上谱的,宁可“缺其所当缺”,一时难以搞清楚的留着后人续编,也不要把不清楚的盲目写在谱里。

  总会认为退出联谱公告带有盲目性,主观性,越权性,不自量性。总会不赞同这样的做法,所以对公告持否认态度。其理由是:不是因为你们几个人修了一次谱,就取得了百万瑜公后裔的领导权,管辖权。全国这么多瑜公后裔不是你们的辖区,这些宗亲也不是你们的辖民。修谱是一种文化现象,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事情,不存在谁领导谁,谁被谁领导,所以你们也不要把这么多的乌东宗亲当成你们思想上想不通,对总会有意见的资本。
  劝你们还是听取总会编委的意见,认真的修改,把错误的方面改过来,补登到联谱上面去才是正理。要不然,总有一天,觉醒的宗亲们会对你们抱怨的。
  总会为了对乌东周氏负责,再给一个月的时间,请你们按总会的意见进行修改,万一再次得到你们的拒绝,总会只有对“略”字部份,派人代为编写(这样做不会是侵权,也不会与法律沾边)。因为瑜公是庐江郡人,庐江郡是汝南堂的一部分,总会写汝南堂,就有责任和义务写吉安周氏。

     中华周氏联谊总会
   《中华周氏联谱》编委会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三日

赣瑞金周海平 发表于 2019-5-14 08: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恕在下直言:你会购买与自己家族无关的谱吗?一个"略″伤了多少乌东后裔
 楼主| 中华周氏 发表于 2019-5-15 22: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赣瑞金周海平 发表于 2019-5-14 08:10
请恕在下直言:你会购买与自己家族无关的谱吗?一个"略″伤了多少乌东后裔

对告根等乌东宗亲若干问题的回应
       自2019年5月11日,告根、忠胜以“江西庐陵乌东周氏瑜公后裔宗亲会"的名义公开发表了《关于庄严宣告庐陵乌东周氏瑜公后裔退出中华周氏联谱古代卷编修的公告》,我当时甚为震惊。接着他们又先后多次在网上公开发布了《致全国大周氏宗亲书》,并转发乌东《致长青书》、巜四问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等,可谓来势汹汹,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本人作为中华周氏联谱副主编之一,对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清楚,有必要向告根等乌东宗亲回应若干问题,以澄清事实真相。告根等宗亲完全不顾事实真相,以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对中华周氏联谊总会、中华周氏联谱编委会,甚至会长本人采取漫骂、攻击,甚至污辱人格的肮脏语言进行中伤,少数不明真相的乌东宗亲也跟着叫骂,有些甚至还使用网络上的脏话。这都是不应有、不可取的错误态度。
        现就若干问题回应如下:
        一、《联谱》试发行本为何在乌东支系的内容部分写上“略",主要原因是在乌东宗亲提供的材料中,特别是世系中的一些重要人物,未经过认真考证,无正史或其它史料证实,甚至有重大争议。本着对乌东周氏、对中华周氏联谱负责任的态度,决定暂不刊登,留待正式发行本予以补登。这应该无可责备的。
        二、关于总会、联谱编委会如何对待乌东门周氏支系的问题
        告根等宗亲在《公告》中声称:总会与联谱编委会“一直把乌东周氏视以为敌",“在中华周氏联谱里经受了多少坎坷,忍受了多少污辱,吃尽了多少苦头”云云,大倒苦水。这些说辞与事实完全不符,请看事实:
         2018年10月下旬在浙江平阳召开了《中华周氏联谊总会会长办公会议》,本人应邀参加。会上时选会长亲自提出要把增补乌东周氏入正式联谱作为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并指定联谱办主任周郅国宗亲和一位副主编(即本人)共同负责,并自掏腰包3000元作为工作经费。周唤民秘书长也在会上强调,要重点解决《联谱》中存在的主要问题,首先是乌东泥田问题。
        接受任务后,我马上去了上海图书馆家谱阅览室查阅了上百种周氏家谱族谱,特别是江西湖南部分,拍了很多照片,摘抄了数百张卡片,前后花费一个多星期。目的就是为乌东周氏寻找更多更好的资料,帮助他们顺利完成补登任务。
        回南昌后,我即将补登事宜告知告根、忠胜,他们也很高兴。
11月19日下午,告根、忠胜,还有他们的一位堂兄弟来到南昌,入住豪派商务酒店,并约我会面。他们带来了乌东周氏有关家谱材料,我留下少部分,并强调增补材料应由你们自己撰写,我无法替代。在交谈中,我向他们提出乌东四修主谱存在的几个问题,如周胤的子嗣问题,是否有第三子纂,周豫的世系问题,以及周鲂、周访等问题,特别提出应将周敦颐世系从乌东周氏世系中剥离出来。告根、忠胜态度甚好,当即表示应想办法纠正上述问题。双方在实事求是的友好气氛中进行商谈,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之后,我又查阅了明、清许多政治文化名人有关乌东周氏的谱序、墓志铭等珍贵资料,并翻拍成照片,发送给了告根,希望能充实到乌东周氏谱中。告根收到后很高兴,说这些资料从未见过,很珍贵。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与告根、忠胜在网上经常交换意见,相互间从未产生过摩擦。
        今年4月,忠胜通过电子邮箱发来了他们写好的乌东周氏补登材料。打开一看,除了将周敦颐世系剥离以外,其它内容竟然没有一点变化,仍与乌东四修谱一样。我提供给告根的珍贵资料居然被他在手机上轻易地清除了(可能是无意的),这使我很伤心。
        三、为什么《联谱》要求周氏各支系世系应从始迁祖写起,不要追溯远祖?
         因为家谱在编例方面有如下特点:一是扬善隐恶,二是攀附显贵,三是传信传疑等等。特别是第二条,家谱记载的是宗族的历史,因此必然会追溯本族的先人。然而为了给本族历史增添光环,家谱的修纂者常常追捧古代同姓的名儒大臣为自己的祖先,如朱氏常以朱熹为始祖,包氏则多奉色拯为先祖,乃至上追三王五帝的也不乏其人。至清代此法大为流行。修纂者可以完全不顾史实,东拉西扯,不惜作伪,强行攀附历史上的显贵要人……有鉴于此,部分有识之士为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记载先世断自可信的始迁之祖,而不追述远祖。
         这也是《联谱》编写体例的一个重要原则。乌东周氏是否有攀附的现象,你们心中有杆秤,自己惦量惦量。基于这一原则,我们对所有周氏支系一视同仁,是统一要求。你们说“在中华周氏联谱里经受了多少坎坷,忍受了多少污辱,吃了多少苦头。”我不明白这些话怎么能说出口?
        三、乌东谱确实存许多硬伤,这是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
         1、周胤(周瑜少子)的子嗣问题。《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唐代许嵩《建康实录》、卢弼《三国志集解》、司马光《资治通鉴》等典籍均明确记载瑜有二男一女:长曰循,次曰胤,女佚名,配孙权太子登。但无孙辈的记载。不过,明代解缙在《吉水桑园周氏族谱》中明确记载说:“周瑜长子循,早卒。次子胤,都乡侯,罪徙庐陵。(胤)长子豫,袭都尉,居汝南。少子泰,留守冢庐陵。此公瑾之所以有后于乌东也。”据此,知胤有二子:豫、泰。解缙是位大学士,学问家,他的话必有所据,绝不会信口雌黄。
        另湖南郴州《周氏续修族谱》(清.周首翊等编修,道光七年濂溪堂木活字本)中《周氏历代源流考》也明确记载:“(胤)卒葬乌东。生二子:长曰豫,次曰泰。豫袭都乡侯,还庐江,泰留乌东守冢。”
       《湘潭龙山周氏五修族谱》(民国二年谱)中《周氏源流》也肯定周胤生二子:长曰豫,还庐江,次曰泰,留守冢。
        其它有关乌东泥田旧谱或明确记载周胤生二子,还列出周胤在唐宋元明时的后裔。但未见一旧谱载周胤有三子之事。
        不知乌东谱怎么突然为周胤生出第三子周纂来,而且还罗列出周纂的一长串世系,根据何在?
        历史上确有周纂其人,考《晋书.周访传》:“周访,字士达,本汝南安城人也。汉末避地江南,至访四世,因家庐江寻阳焉。祖纂,吴威远将军;父敏,左中郎将。”周访乃中兴名将,属寻阳周氏,其祖名纂,世系也很明确。寻阳周纂怎么就成了周胤第三子?沾得上边吗?
        2、周鲂字子鱼,义兴阳羡人,乃国山周氏第二世祖(始迁祖周宾),《国山周氏老谱》记载甚详。周访及其子孙在《晋书》等史籍中都立有传,记载明确。可乌东谱却将周访变成了周豫之子。请问:你们这样做,国山周伟等宗亲能同意吗?
        3、至于宋代名人周敦颐、周归仁、周必大、周执羔等也被列入乌东周氏世系中,这合适吗?限于篇幅,此不详叙。
        对于乌东谱中的硬伤,我一直对告根、忠胜宗亲采取宽容的态度,从未下过什么结论。始终坚持商榷的原则,告诉他们只要有可信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们完全可以采用。对此,告根多次对我说:“长者之言,我们接受。”可事实上接受了吗。
        说实话,我与告根、忠胜是多年的朋友,他们四修乌东谱时曾聘请我为顾问(实际顾而不问),四修谱发谱后还送我一套。后来又在周氏联谊会上多次见面,双方都很热情。按说,我的祖先是元末明初从吉安迁至湖南,考家谱,应该也是瑜公后裔。我何尝不想把乌东谱补入《联谱》呢。只是告根等宗亲过于固执激烈的态度让我很为难,深感爱莫能助。
        终上所述,不能说中华周氏联谊总会、时选会长、中华周氏联谱编委会对乌东周氏不关心、不爱护吧,一个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凡是应实求是为好。修谱也是学术研究的范畴,靠漫骂、攻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是无能的表现。如果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就应该知道怎么做。希望告根等乌东宗亲不要在网上再发布所谓“声明"、“告示”之类的网文了,也劝不明真相的乌东宗亲不要盲目跟风,乱喊乱叫。
        事情虽已如此,但是还可弥补。诚恳希望你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修改补充材料上,争取顺利上联谱。
        本来不想在宗亲群里多说什么,但告根等宗亲的作派实在有些过份,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出来说几句。不妥之处,敬请指教。

        中华周氏联谱副主编周兆望2019、5、15
赣瑞金周海平 发表于 2019-7-6 19: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陀佛🙏。……千里往返急怱怱,去与来时意不不同,何须闲问当日事,只道东家摆乌龙,。有感于624日
周述俊 发表于 2019-7-25 14: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中华周氏联谱》对乌兔周氏是否录入
周铭 发表于 2019-7-29 00:3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宗亲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解决存疑问题
周世建 发表于 2019-7-30 10: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续修家谱最忌讳:胡乱攀附名人,家谱记载东拼西凑。贻笑大方!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19-8-23 16:47 , Processed in 0.02041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