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于中华周氏联谱古代卷扰乱我乌东胤公谱系资料的声明

[复制链接]
周斌伍 发表于 2018-4-10 18: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周平旺 发表于 2018-4-16 15: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吉安告根的公开信

告根:您好!
   看了您在湖北、黄石等宗亲微信群中发布的“申明”;又将申明改为声明后在总会网站上发布,因公开点了我的姓名,故公开一并回复:
   首先,谢谢你们对我个人能力的高看、高抬、高捧。但是,我没有你们说的那么高的能力。因为,中华周氏联谱的编纂撰稿、审稿及发行,我没有参与,或者说也象你一样没有资格参与。因此,中华周氏联谱中所载内容,根本与我无关,且我是今年清明后、比你们后收到谱本,内容还未通阅呢!
   同时,我是瑞昌辂北周氏成员之一。但瑞昌辂北周氏是一个大家族,我的先祖早在数百年前就从瑞昌辂北迁出了、且相隔较远。故我和我的先祖近数百年来,都没有与祖地瑞昌辂北的宗亲共修周氏宗谱,也就不存在我有“东拼西凑,扰乱乌东世系”之问题了;且瑞昌辂北谱早在千余年前就是那样记载的,我的年龄也仅大您八个月(我记得您的八字中是甲午、壬申、……),故无法穿越时空参与编纂。如果你们确实要追究的话,只有到天堂中去追究瑞昌辂北修谱的先贤啦。
   另外,我也知道你和你吉安几位在2012年中就曾书面污蔑过我,也听说你们“送到了《中华周氏联谱主编、副主编手里,送到了中华周氏联谊总会会长,副会长手里”。但那时你们没有象今天这样在网络上公开;我还记得2008年中你在吉安曾招待过我,更记得我比你年龄大几个月,“大人不记小人戈”,这是中华之德呀。所以,我一直没有计较。
   你们这次“申明”的目的,我不评论;但你们年龄不小了,数次无端对我进行挑衅,应当不该呀!年纪大了,更应当冷静,分清是非,分清谁是“敌手”,总不能像疯狗一样乱咬、乱扯呀!否则,可能也达不到目的。
最后,祝您:
身体安康、长命百岁!
                            周平旺  2018/4/9
周奇 发表于 2020-2-1 21: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乌东宗亲若干问题的回应

对告根等乌东宗亲若干问题的回应

  自2019年5月11日,告根、忠胜以“江西庐陵乌东周氏瑜公后裔宗亲会"的名义公开发表了《关于庄严宣告庐陵乌东周氏瑜公后裔退出中华周氏联谱古代卷编修的公告》,我当时甚为震惊。接着他们又先后多次在网上公开发布了《致全国大周氏宗亲书》,并转发乌东《致长青书》、巜四问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等,可谓来势汹汹,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本人作为中华周氏联谱副主编之一,对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清楚,有必要向告根等乌东宗亲回应若干问题,以澄清事实真相。告根等宗亲完全不顾事实真相,以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对中华周氏联谊总会、中华周氏联谱编委会,甚至会长本人采取漫骂、攻击,甚至污辱人格的肮脏语言进行中伤,少数不明真相的乌东宗亲也跟着叫骂,有些甚至还使用网络上的脏话。这都是不应有、不可取的错误态度。
  现就若干问题回应如下:
  一、《联谱》试发行本为何在乌东支系的内容部分写上“略",主要原因是在乌东宗亲提供的材料中,特别是世系中的一些重要人物,未经过认真考证,无正史或其它史料证实,甚至有重大争议。本着对乌东周氏、对中华周氏联谱负责任的态度,决定暂不刊登,留待正式发行本予以补登。这应该无可责备的。
  二、关于总会、联谱编委会如何对待乌东周氏支系的问题
  告根等宗亲在《公告》中声称:总会与联谱编委会“一直把乌东周氏视以为敌",“在中华周氏联谱里经受了多少坎坷,忍受了多少污辱,吃尽了多少苦头”云云,大倒苦水。这些说辞与事实完全不符,请看事实:
  2018年10月下旬在浙江平阳召开了《中华周氏联谊总会会长办公会议》,本人应邀参加。会上时选会长亲自提出要把增补乌东周氏入正式联谱作为会议的重要议程之一,并指定联谱办主任周郅国宗亲和一位副主编(即本人)共同负责,并自掏腰包3000元作为工作经费。周唤民秘书长也在会上强调,要重点解决《联谱》中存在的主要问题,首先是乌东泥田问题。
  接受任务后,我马上去了上海图书馆家谱阅览室查阅了上百种周氏家谱族谱,特别是江西湖南部分,拍了很多照片,摘抄了数百张卡片,前后花费一个多星期。目的就是为乌东周氏寻找更多更好的资料,帮助他们顺利完成补登任务。
  回南昌后,我即将补登事宜告知告根、忠胜,他们也很高兴。
  11月19日下午,告根、忠胜,还有他们的一位堂兄弟来到南昌,入住豪派商务酒店,并约我会面。他们带来了乌东周氏有关家谱材料,我留下少部分,并强调增补材料应由你们自己撰写,我无法替代。在交谈中,我向他们提出乌东四修主谱存在的几个问题,如周胤的子嗣问题,是否有第三子纂,周豫的世系问题,以及周鲂、周访等问题,特别提出应将周敦颐世系从乌东周氏世系中剥离出来。告根、忠胜态度甚好,当即表示应想办法纠正上述问题。双方在实事求是的友好气氛中进行商谈,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之后,我又查阅了明、清许多政治文化名人有关乌东周氏的谱序、墓志铭等珍贵资料,并翻拍成照片,发送给了告根,希望能充实到乌东周氏谱中。告根收到后很高兴,说这些资料从未见过,很珍贵。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与告根、忠胜在网上经常交换意见,相互间从未产生过摩擦。
  今年4月,忠胜通过电子邮箱发来了他们写好的乌东周氏补登材料。打开一看,除了将周敦颐世系剥离以外,其它内容竟然没有一点变化,仍与乌东四修谱一样。我提供给告根的珍贵资料居然被他在手机上轻易地清除了(可能是无意的),这使我很伤心。
  三、为什么《联谱》要求周氏各支系世系应从始迁祖写起,不要追溯远祖?
  因为家谱在编例方面有如下特点:一是扬善隐恶,二是攀附显贵,三是传信传疑等等。特别是第二条,家谱记载的是宗族的历史,因此必然会追溯本族的先人。然而为了给本族历史增添光环,家谱的修纂者常常追捧古代同姓的名儒大臣为自己的祖先,如朱氏常以朱熹为始祖,包氏则多奉包拯为先祖,乃至上追三皇五帝的也不乏其人。至清代此法大为流行。修纂者可以完全不顾史实,东拉西扯,不惜作伪,强行攀附历史上的显贵要人……有鉴于此,部分有识之士为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记载先世断自可信的始迁之祖,而不追述远祖。
  这也是《联谱》编写体例的一个重要原则。乌东周氏是否有攀附的现象,你们心中有杆秤,自己惦量惦量。基于这一原则,我们对所有周氏支系一视同仁,是统一要求。你们说“在中华周氏联谱里经受了多少坎坷,忍受了多少污辱,吃了多少苦头。”我不明白这些话怎么能说出口?
  四、乌东谱确实存许多硬伤,这是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
  1、周胤(周瑜少子)的子嗣问题。《三国志.吴书.周瑜传》、唐代许嵩《建康实录》、卢弼《三国志集解》、司马光《资治通鉴》等典籍均明确记载瑜有二男一女:长曰循,次曰胤,女佚名,配孙权太子登。但无孙辈的记载。不过,明代解缙在《吉水桑园周氏族谱》中明确记载说:“周瑜长子循,早卒。次子胤,都乡侯,罪徙庐陵。(胤)长子豫,袭都尉,居汝南。少子泰,留守冢庐陵。此公瑾之所以有后于乌东也。”据此,知胤有二子:豫、泰。解缙是位大学士,学问家,他的话必有所据,绝不会信口雌黄。
  另湖南郴州《周氏续修族谱》(清.周首翊等编修,道光七年濂溪堂木活字本)中《周氏历代源流考》也明确记载:“(胤)卒葬乌东。生二子:长曰豫,次曰泰。豫袭都乡侯,还庐江,泰留乌东守冢。”
  《湘潭龙山周氏五修族谱》(民国二年谱)中《周氏源流》也肯定周胤生二子:长曰豫,还庐江,次曰泰,留守冢。
  其它有关乌东泥田旧谱或明确记载周胤生二子,还列出周胤在唐宋元明时的后裔。但未见一旧谱载周胤有三子之事。
  不知乌东谱怎么突然为周胤生出第三子周纂来,而且还罗列出周纂的一长串世系,根据何在?
  历史上确有周纂其人,考《晋书.周访传》:“周访,字士达,本汝南安城人也。汉末避地江南,至访四世,因家庐江寻阳焉。祖纂,吴威远将军;父敏,左中郎将。”周访乃中兴名将,属寻阳周氏,其祖名纂,世系也很明确。寻阳周纂怎么就成了周胤第三子?沾得上边吗?
  2、周鲂字子鱼,义兴阳羡人,乃国山周氏第二世祖(始迁祖周宾),《国山周氏老谱》记载甚详。周鲂及其子孙在《晋书》等史籍中都立有传,记载明确。可乌东谱却将周鲂变成了周豫之子。请问:你们这样做,国山周伟等宗亲能同意吗?
  3、至于宋代名人周敦颐、周归仁、周必大、周执羔等也被列入乌东周氏世系中,这合适吗?限于篇幅,此不详叙。
  对于乌东谱中的硬伤,我一直对告根、忠胜宗亲采取宽容的态度,从未下过什么结论。始终坚持商榷的原则,告诉他们只要有可信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们完全可以采用。对此,告根多次对我说:“长者之言,我们接受。”可事实上接受了吗。
  说实话,我与告根、忠胜是多年的朋友,他们四修乌东谱时曾聘请我为顾问(实际顾而不问),四修谱发谱后还送我一套。后来又在周氏联谊会上多次见面,双方都很热情。按说,我的祖先是元末明初从吉安迁至湖南,考家谱,应该也是瑜公后裔。我何尝不想把乌东谱补入《联谱》呢。只是告根等宗亲过于固执激烈的态度让我很为难,深感爱莫能助。
  综上所述,不能说中华周氏联谊总会、时选会长、中华周氏联谱编委会对乌东周氏不关心、不爱护吧,一个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凡事应实事求是为好。修谱也是学术研究的范畴,靠漫罵、攻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是无能的表现。如果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就应该知道怎么做。希望告根等乌东宗亲不要在网上再发布所谓“声明"、“告示”之类的网文了,也劝不明真相的乌东宗亲不要盲目跟风,乱喊乱叫。
  事情虽已如此,但是还可弥补。诚恳希望你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修改补充材料上,争取顺利上联谱。
  本来不想在宗亲群里多说什么,但告根等宗亲的作派实在有些过份,如骨鲠在喉,不得不出来说几句。不妥之处,敬请指教。

                                      中华周氏联谱副主编  周兆望
                                                              2019、5、15
周奇 发表于 2020-2-1 21: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莫让“乌东”成了“乌龙院"
      ——目前周氏纂谱中存在争议问题之我见
                      周贤椿

  谱牒学集古文字学、古汉语、历史学、社会科学、哲学为一体;它也是一种按辈分程序而排列的逻辑性分明的格律体裁,一般是由地名加姓氏组成的统谱或宗谱性质,且始祖画像应排在首位,在始祖前不能像普通书一样书上主编和副主编之名。
  民间撰谱始于北宋欧阳修体之五格律或苏洵的七格律,北宋前只有史书上的世本或皇帝世家、名人望族等。但那不叫谱而是史书上的名人传记或望族传承。只有东汉蔡伦总结民间造纸术并推广近千年后至宋代毕昇又发明了活字版印刷使印刷成本大大降低才为民间撰谱创造了条件。所以民间撰谱多从宋代始,从木雕板印刷至活字版印刷不但成本大大降低,而且字体形状及大小均可随意调节,这就为低成本之民间撰谱创造了有利条件。许多人不明白纸张从手工作坊的生产方式(东汉时期)发展至能规模化大生产的南宋时期共历千年之久,直到活字版印刷代替了雕板印刷后才使民间低成本撰谱成为可能。而欧苏撰谱倡议从本支始祖起,但元、明、清后很多撰谱人却违背了从本支始祖起之规定而攀附名人去衔接与史实不符合之始祖,给后人续谱带来许多有争议之内容!
  即使是《史记》《易经》《论语》等在南昌出土的汉《海昏侯墓》的竹简中内容也与当代版本不同,联想到长沙汉《马王堆墓》中竹简《老子》也被后人篡改成《道德经》中5O48个字,而成都西北《三星堆墓群》中出土了高鼻子的白人青铜器,还有四千余年前之佛像玉器等都说明了早于2500年前释迦牟尼之印度佛教,迄今印度佛教己绝迹,而中国佛教仍盛行,再联想到唐诗人李白是西域白人之记载,还有长安(今西安)以色列教碑以及山西大同北云岗石窟群雕中有许多西方艺术雕像,连宋代的开封也还有以色列人群居处…而司马迁撰《史记》遭宫刑,班固撰《后汉书》连累到班彪、班超兄弟姐妹一家人牢狱之灾。汉时朝庭视《史记》《汉书》为谤书。所以元、明、清后之人所撰之谱,内容多有赝品就不奇怪了。
  一、上世纪九十年代《扬子晚报》曾报道过南京周某家中所藏的《锡山周氏大统宗谱》,直到2008年12月我才初窥到其真内容,那是我退休6年后在无锡市祠堂文化研究会查证各地姓氏谱时所见。不久后无锡周氏联谊会负责人周雯大姐向红豆集团周氏推荐了我去验证他们的周必大→周伦一支脉并续谱。后周耀庭侄子周宏江的秘书小陆就开车到我家中请我去续谱。我就说你们从上海图书馆复印的《锡山周氏大统宗谱》不符合史实,那是明代一当地进士所撰,把港下周氏始祖从周伦→周必大…直线上溯到周敦颐…→周处…→周瑜…→仲雍(泰伯弟、文王之二伯父)这样撰谱会闹笑话影响到红豆周氏名誉,不利于以后的工作。同时建议他们去江西吉安永和白沙找周必大兄弟周必正、周必疆的后裔们查证。后来小陆、周雯与我等一行五人就开车去白沙通过当地亲友关系才看到白沙谱只上溯到周子谅…。出于礼节我们住在吉安宾馆时给原籍九龙山下带源的周某打了个电话,他即邀我们开车去九龙山看看……回无锡后只用了两个多月就把谱修好了。在总结时也礼节性地邀请南京周某共庆,但他提出必须按《锡山周氏大统宗谱》撰,不能更正。为此南京周某与九龙山周某背着我们按九龙山的谱再改成九龙山的内容。此事是我三年后见到《瑜公庐陵乌东总祠四修主谱》后才发现的。因我的事已办好了。周宏江派小陆秘书给了我两万元咨询费。后来之事我不清楚了因南京周某伙同九龙山周某是背着我多次以去庐江以祭祀周瑜之名诓邀周耀庭去共祭并铸了个周瑜铜像送去。但在庐江不知何因他们又与主办方庐江市文化局长兼周瑜文化研究会长吵了两天,最后不欢而散……
  二、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南京周某、贵州周某就分别寄信吉安查询周瑜裔的谱,家乡人不信任他们不给答复而把信转寄出到无锡,至今我还保留有他们的查询信原件,我认为他们当时才40余岁,处无业状态,如能专心办好周家谱事也很好啊!所以对他们口口声声要修江西吉安周氏四修谱很是支持!他们原没看过白沙必大支、曲塘周瑜支的谱,都是我在2008年6月回乡探亲访友时说服亲友让他们看看再复印以方便他们撰四修谱……离开时还分别给吉安、贵阳两地各捐一百元以示支持!给杭州开会捐二百元以示认同。但自2010年后通过几年交往才知他们有造假行为,这才开始疏远了他们……直到近几年他们网争对骂后我才惊醒。这才知道这几个无业人员从各地区得到一些捐款后还造了周胤墓、总祠、并正在建文化广场等。这几个人的能量竟能骂遍全国,连八大教授也不在话下。还与周平旺、周伟、安庆宗亲、道县宗亲等众周氏对骂!演绎了古今奇观!
  三、本人1941年三月出生,今已过78岁,1964年7月大学本科毕业(学高分子新材料专业)当时统一分配在部属国企新乡化纤总厂工作,三年后支援三线到合成纤维厂研制PET产品,1983年改革开放后应聘到无锡从事UHMPE及光导纤维.PC阳光板…等,在周日及假期日帮附近乡镇企业开发过新产品而得到信任,人家先后支付了几万元技术咨询费并用我个人名誉买了一块地,建了一座三层楼的洋房,总面积388平方米,当时我造此房时的上世纪80年代还无红豆集团,是与我合作的另外几个企业的技术咨询费。我也从未在吉安工作过,只利用出差或节假日短期帮当地一小厂开发过PP膜裂絲,从技术上短期指导过。因我11岁前在吉安永和周家长大。后在外地念中学、大学后一直在外省市工作,偶尔有路过江西才回永和小憩。不会学周汾做了会稽刺史还返回九龙山。我们三代人除无锡房产外,在广州还有三套房及海景房,在国外还有七层楼厂房……。我们是站在世界看中国这比有人站在九龙山沟看中国自然结论不同,因层次不同。十几年前我分别给贵阳、吉安捐一千元,给杭州捐两千元都表寸心支持他们撰四修谱,却不知后来他们会造假!对红豆港下周氏我是留足了面子的。因周伦生于公元1156年至宋末1279年亡崖山时己123岁,不可能在宋末迁港下西胶山,且始终不见墓莹!由此可见港下周氏是投九龙山之怀可名正言顺,这才先后捐出了百余建总祠、胤墓……
  四、我村周祥丙是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九龙山分校校长,年已89岁,尚退休在家,其弟弟周祥强、侄子周贤海早在1958~1968年都去过九龙山共大分校,我妹还在九龙山共大分校读了三年书。以上这些人都是75岁以上的老人,从未听说过九龙山下油田附近有周胤墓?有总祠?有总谱?有乌东之名?因老一辈都知道乌东是武功山以东的泛称谐音!在此还要感谢九龙山下周氏在三年来屡屡在网上指名道姓《周贤椿》让我成了网络红人!

周奇 发表于 2020-2-1 21: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的论文请点击“周氏总会”栏目中的“家谱论谈”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20-2-26 20:35 , Processed in 0.0247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