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联系微信15979510086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下载]周恩来与梅兰芳二三事

[复制链接]
周新才 发表于 2009-5-20 07: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恩来与梅兰芳二三事

中国共产党新闻 屠 珍  2009年05月18日

  

3月5日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的诞辰纪念日,也是我们深情缅怀周总理的日子。周总理作为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日理万机,但他一直从艺术、生活、政治和思想上关心、帮助着京剧表演艺术家、一代宗师梅兰芳先生,他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情谊。梅兰芳先生常对我们晚辈说,周总理是他最敬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1946年,梅兰芳住在上海马思南路87号,当时周恩来在上海马思南路107号主持中共代表团上海办事处的工作。马思南路107号人称“周公馆”,是一幢坐北朝南的三层独立式花园洋房,南面隔着花园与梅兰芳公馆相望。周恩来十分关心文化界的爱国人士,也很关心爱护当时居住在上海的梅兰芳。他经常让他的堂弟周翕园去看望梅先生,同他谈论国家大事。后来在朋友的安排下,梅兰芳有幸会见了周恩来。当时为了保护梅兰芳不受国民党特务的骚扰,这次会见是被安排在一位朋友家里进行的。周恩来非常热情而诚恳,他对梅兰芳说:“希望你不要随国民党撤退离开上海,希望你留在上海,我们欢迎你。”梅兰芳深为周恩来的诚意所感动,他明确表示:“我是哪儿也不会去的。”梅兰芳留在上海迎接解放。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5日,梅兰芳就接到上海市市长陈毅的邀请,出席了上海文化界知名人士座谈会。6月下旬,梅兰芳又接到周恩来邀请,赴北京出席第一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出发前几天,陈毅市长到梅公馆看望梅先生,对梅兰芳说:“周恩来副主席来电话说,毛泽东主席想请您在文代会期间唱几场戏,不知是否可以?”梅兰芳欣然允诺。6月24日,梅兰芳登上北上的火车,还带了演出服装和几个配角演员一起赴京。

  7月2日至7月28日,第一届文代会在北京怀仁堂隆重举行。梅兰芳受到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是梅兰芳第一次见到毛泽东。那天他回到招待所兴奋地告诉夫人福芝芳:“今天我见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周副主席对每位代表都十分关怀,和蔼可亲,令人敬佩。周副主席对我说,30年前,南开校庆,我们排演了话剧《一元钱》,北京文艺界曾邀我们来京演出。他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就说,您在《一元钱》里演一个女子。演过以后,好像我们还开了座谈会。周副主席笑着说,对,虽然那是青年时代的事,但我们可以说是同行。”文代会期间,梅兰芳演出了他的名作《霸王别姬》,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等领导人兴致勃勃地观看了演出。演出结束谢幕时,毛主席、周副主席同大家一起站立鼓掌。那天演出回来,梅兰芳向家人激动地说:“说实在话,这个戏我演了1000多场,都没有今天这样淋漓酣畅。”

  文代会将闭幕,周恩来接见代表时,特意对梅兰芳说:“您离开北京很多年了,还是搬回北京住吧。梅先生原来住的房子我们会安排腾出来后进行修缮的。希望您能到北京工作。”梅兰芳非常感动,表示“先回上海安置一下即回北京,但回京不能再住原来的房子了,因为那个宅院是我自己在抗战时期就已经卖了,再住进去不妥。政府只要给几间宿舍,能安置下足矣。”抗日战争时期梅兰芳“蓄须明志”,坚决辞去一切演出。然而家庭和梨园界同仁们的生计都要靠梅兰芳的演出收入来维持,不演出就没有了收入。梅兰芳就以绘画谋生,但仍难维持生计,他只得让夫人回北京把坐落在无量大人胡同的房子卖掉,以此来养活家人和同行中生活困难的人。他每年还往北京的梨园工会寄钱,让困窘的梨园同业能过个年。这样,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周恩来十分赞赏理解梅兰芳的想法,并嘱咐有关方面做好适当的安排。

  1949年9月下旬,梅兰芳又与周信芳、程砚秋、盖叫天、袁雪芬等一起应周恩来邀请,从上海赴京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梅兰芳作了大会发言。10月1日,梅兰芳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开国大典。政协会议期间,周恩来告知梅兰芳,希望他能担任即将成立的中国戏曲研究院、中国京剧院两院院长,并说明“这是由我们政务院直接任命,而不是由文化部来任命的”。梅兰芳欣然答应了。

  1951年3月,梅兰芳奉命到北京筹建中国戏曲研究院。周总理送来了亲笔题词:“重视与改进,团结与教育,二者不可缺一。”1951年4月3日,中国戏曲研究院正式成立,梅兰芳被任命为院长,程砚秋、罗合如、马少波为副院长。当天,在北京的大众剧场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成立典礼。不久梅兰芳又被周总理任命为中国京剧院院长。从此,梅兰芳调到北京工作。

  1951年7月,梅兰芳即到北京赴任,被国家安排至护国寺街甲1号(现梅兰芳纪念馆)居住。这里原是清代王府的马厩,新中国成立前当过兵营,新中国成立后经修葺而改建成住宅,是一座典型的三合院。回京不久,梅兰芳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要完婚,住房就显得有些局促。周恩来总理知道后找来有关负责人说:“梅兰芳先生来往的客人多,来人拜访连个客厅都没有怎么行?”嘱咐有关部门为梅家加盖了南房等十多间住房,成为典型的四合院,解决了梅兰芳的住房困难。

  周恩来总理不仅在生活上、工作上给予梅兰芳极大的帮助和支持,在政治上也十分关心他。

  50年代时,梅兰芳曾萌生了参加共产党的意愿,但认为自己离入党的条件和资格相差尚远。梅夫人福芝芳在《忆兰芳》一文中曾说:“兰芳参加革命后,曾经对我说,我希望成为一个共产党员,但现在还不够条件,要进行思想改造,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思想改造是非常重要的。1957年兰芳赴西北演出,离京前,他表示,这次巡回演出归来,准备申请入党。回京后,兰芳就积极写入党申请书,写自传。”

  周恩来、陈毅等领导同志都十分关心梅兰芳的入党问题。周恩来多次和梅兰芳谈心,提高他的思想认识。一次周总理邀请梅兰芳到西花厅吃饭,陈毅副总理也在座。席间,总理对梅兰芳说:“这些年你各方面都走在前面,在文艺界起到了表率作用。我和陈老总愿意做你的入党介绍人,希望你能参加中国共产党。”梅兰芳当场表示:“总理日理万机,公务繁忙,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演员,还有许多方面不够条件,还需要努力。我不敢再给总理增添负担,我就请我单位的两个书记做我的入党介绍人吧,请他们平时对我多加帮助和监督。”总理十分赞许,他说:“梅兰芳先生思想境界很高,真是一个好同志。”

  1959年3月16日,梅兰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中国戏曲研究院成立时,毛主席题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这个口号,梅兰芳知道这针对的是京戏改革。梅兰芳认为,“这个口号提得好。过去有些人认为京剧是老大哥,我就觉得不合适。中国有那么多地方戏,都有它们各自的特点,应该按照百花齐放的方针,交流经验,互相学习。”具体到京剧究竟如何改,梅兰芳在1953年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移步不换形”。不久就有人针对梅兰芳的这个观点进行批判,并组织了大量的批判文章,准备在研究院、京剧院和报刊上全面展开大批判。周恩来得知后,立即严厉批评并严令加以制止,保护了梅兰芳。为此梅兰芳一直深记在心。

  新中国成立后,实施睦邻友好的外交政策。中、日两国一衣带水,睦邻关系显得尤为重要。但两国近60年侵略与反侵略的交恶,加之当时日本统治集团对新中国采取敌视政策,广大日本人民因为不了解新中国而存在着某些隔阂和误解,中、日关系成为一块难以化解的坚冰。在周恩来总理人民外交战略思想的指导下,新中国以文化交流和贸易互惠为前导,增进与各国人民间的友谊和了解,逐步达到建立邦交的目的。为了打破坚冰,取得良好的外交效果,周恩来安排梅兰芳到日本演出。当时梅兰芳思想上有顾虑,说自己为了反抗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不登舞台罢演多年,现在反而要去日本演戏,岂不被人耻笑?一时在思想上扭转不过来。周恩来便亲自做工作,请梅兰芳一起吃饭。席间,他特别指出,“发动侵华战争的是一小部分军国主义者,他们是历史的罪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受害的不止是中国人民,日本人民也受其害。但这次访日演出是唱给日本人民听的,正是为了发展中日人民之间的友好情谊。中日人民世代友好了,才能防止悲剧再度发生。”周恩来鼓励梅兰芳:“你曾两次去日本都引起轰动,日本人民熟悉你,也十分喜欢你的表演艺术,有很好的基础,只有你去最合适。你这次访问演出一定会再次引起轰动的,这样才能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的民间往来。”听了总理的这一席话,梅兰芳终于心悦诚服了。

  1956年5月,以梅兰芳为团长的代表团组成,欧阳予倩为第一副团长兼总导演,马少波任副团长兼秘书长,刘佳、孙平化任副团长,欧阳山尊任副秘书长,汇集了许多著名演员,除梅兰芳外,有姜妙香、李少春、袁世海等,连同音乐、舞美、工作人员共83人。演出剧目《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奇双会》、《白蛇传》、《三岔口》等25出。这是梅兰芳第三次访日,阵容之强大,剧目之多彩,前所未有。自5月26日至7月17日近两个月的时间,以梅兰芳为首的代表团遍访了东京、大阪、奈良、京都、神户、冈山、广岛、福冈、八幡、爱知、岐阜、名古屋等地。所到之处万人空巷,轰动东瀛。京剧不仅满足了日本观众的艺术享受,而且由于美的感染,陶冶了人们的高尚品性,增进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到处听到友好的声音:“中日友好!”“东京——北京”!以梅兰芳为首的这个文化、和平使节集体,为后来的中日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起了铺平道路的作用。正如他们回国后周恩来总理所说:“此次访日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艺术打开了日本人民的心扉,搭起了中日人民友好的新桥梁!”

  1961年7月的一个星期天,杜近芳和吴葆桢先生来看望梅兰芳。吃过中饭后,梅兰芳感到胸部不适,吴葆桢急忙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直接送到北京阜外医院住院抢救。文化部和中央有关领导得知后,立刻组织北京几家大医院的专家赶到阜外医院会诊,施行急救。

  8月4日,正在北戴河开会的周恩来总理闻讯后特地赶回北京,到阜外医院探视梅兰芳。周总理坐在梅兰芳的病床前,紧紧握住梅先生的手,关切地说:“我在北戴河开会,听说你得了心脏急病,住院治疗,特地赶来看你。”梅兰芳说:“这大热天,惊动您,我心里很不安。”周总理边说边给梅兰芳把了脉,他说:“我懂一点中医,你的脉象弱一点,要好好静养。好在你会画画,出院后,可以画画消遣。”但是梅兰芳惦记原定去新疆演出的事,他对周总理说:“这次新疆有一条铁路落成,约我去参加庆祝通车典礼,飞机票都买好了,可是怕走不成了,真是遗憾。”周总理安慰他说:“等你病好了,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国内国外都可以去嘛!但是你现在的任务是养病,一定要躺在床上。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周总理怕谈话太多累着梅兰芳,便起身告辞。梅兰芳想撑着坐起身子,周总理轻轻按住了他,说:“心脏病,就要躺在床上静养,不要起来。”随后,周总理对医生们说:“你们平时只注意我们中央领导同志的健康,像梅院长的病,应当早就发现。这次经过抢救,希望能转危为安,你们要用心护理,要尽一切努力挽救梅院长的生命。”周总理临走时又对梅兰芳说:“我明天回北戴河,下次回来再来看你。”

  在阜外医院,经中西医悉心治疗,并加强护理后,梅兰芳左心衰竭的病情一度略有好转。梅兰芳还想着要去新疆,他原来是与姜妙香约定8月8日乘飞机去乌鲁木齐的。但是,8月8日清晨4时许,梅兰芳因心肌梗塞的范围太大,病况突然恶化,心脏停搏,呼吸停止,虽然全力抢救,终告无效,于清晨5时与世长辞,享年67岁。

  周恩来总理闻讯便派陈毅副总理一早赶到医院,陈毅副总理代表周恩来总理慰问家属,并喟然叹道:“梅兰芳先生是一代完人!”

  周总理亲任梅兰芳治丧委员会主任,并让治丧委员会征求家属意见。梅兰芳夫人福芝芳提出“不解剖,不火葬”,要求葬在自家墓地,说:“兰芳的原配王夫人已在那里等候40年了,我要给他们并葬完愿。”周总理听了梅夫人的要求后,立即指示国务院派专人陪同家属挑选棺木。有一位管理人员介绍说,有一副茵陈木的棺木原是为孙中山先生准备的,因苏联赠送了水晶棺,就没用上,所以一直存放至今。周总理亲自批示,给梅院长安息之用。政府决定为梅兰芳举行国葬,天安门和新华门都降半旗致哀。按照周总理指示,治丧委员会制定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出梅兰芳舞台艺术纪念邮票;建梅兰芳纪念馆;举办梅兰芳生平展;举行逝世周年纪念活动;修缮梅兰芳墓地;梅院长棺柩暂时停灵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待万花山墓地修建完工后再举行安葬仪式;梅夫人的生活费由政府负担,每月400元(当时国家一级演员的工资才330元)等。

  梅夫人福芝芳得知后感到极大的安慰,我们全家对周恩来总理细致周到的安排非常感激。

  藉此二三事,以表达我们对周恩来总理永久的怀念。

  作者简介:屠珍(梅兰芳次子梅绍武的夫人),1934年3月8日生于北京。1955年北京大学外文系法语专业毕业。1955—1964年任外贸部英、法语翻译。1964—1997年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英语教授、研究员。先后担任中国梅兰芳研究会秘书长,北京市第七、八届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学会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19-12-12 16:07 , Processed in 0.01821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