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www.chinazhou.cn宗旨:友谊、团结、振兴、和谐!

 找回密码
 请用周姓名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亲情的力量

  [复制链接]
周奇 发表于 2019-4-28 17: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情的力量
                         周水兵
        一九八四年,妈妈的一场大病,对于已经六十五岁的老人家来说既是一场磨难,也是一次重生,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则是一次亲情的大融聚。
       这年三月的一天,一向身体硬朗的妈妈对我说:“儿子,我这些天肚子有点痛,经常呕吐,吃不下饭。”听了妈妈的话,我也发现妈妈面容憔悴,立即带她老人家到镇上的卫生院看医生。当时坐诊的是一位三十多岁姓邬的女医生,她通过常规的望、闻、问、切等程序后通知我们,病人需要住院。在镇卫生院住了一个星期,又做了X光等检查,仍不见好转。主治的邬医生把我叫到一旁说:“你妈妈患的是胃癌,你将她转到县人民医院治疗吧。”听说是胃癌,我的头嗡的一声炸响,脸色煞白,半晌说不出话来。我想,妈妈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十三岁失去父亲,妈妈含辛茹苦将我们五姊妹抚养成人,千难万难也要供我读书,如今我通过高考从农村走出来了,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可她老人家还没有享一天福啊!等我回过神来,邬医生已经走远了。我赶上前去问:“邬医生,检查结果会不会搞错?”邬医生说:“一般不会错,你们转到县人民医院再确诊一下吧!”
       回到家,我将妈妈的病情和邬医生的建议告诉爱人,爱人毫不犹虑地催促转院,并拿出家里的所有积蓄。第二天,我带着妈妈到县人民医院确诊。
      来到县人民医院,我们找到医院坐诊的权威医生梁医生。梁医生仔细询问了妈妈的病情后开具了胃镜检查及其它检查的处方。其它几项检查都还比较轻松,做完胃镜检查出来后妈妈无力地说,胃镜检查时,一根近一米长的管子,
      管子顶端有一个探头,探头从嘴里伸进胃里,令人不断呕吐,十分难受。听到妈妈的叙说,我心里一阵紧缩,眼泪也掉了下来。胃镜检查显示:胃癌。看到与镇医院相同的诊断结果,我的背心发凉,心里一阵绞痛。我将妈妈安顿在候诊大厅的坐椅上,拿着胃镜检查报告和其它几项检查结果找到梁医生的诊室,梁医生看过检查报告说:“胃癌,没有发现癌细胞。”我问:“有没有特殊的治疗法?”梁医生面带难色和蔼地说,癌症这种病,目前我国还没有过关。你妈妈这么大年纪了,想吃什么就弄什么她吃,大致意思是没有治愈的希望。随后,梁医生开了一些常规治疗的药物。我想,既然没有发现癌细胞,至少说明可能是胃癌早期,即使是胃癌中晚期,我也要尽力救治妈妈。拿着一张犹如死刑判决的检查报告,带着救治妈妈的坚定决心,我搀扶着妈妈来到县五金公司三姐的家。
      在三姐家,三姐和三姐夫尽量做一些好吃的饭菜给妈妈吃,我们也统一口径,对妈妈说:“您患的是一般胃病,不碍事,安心休养,通过治疗就会好的。”可妈妈吃什么吐什么,吃下的食物吐完了就吐铁灰色的水。人也骨瘦如柴,已经不能起床了。三姐夫的一位同事听说了我妈妈的病情,主动拿来他从日本买的治疗胃病的药“胃仙U”,妈妈吃了“胃仙U”后,呕吐和疼痛明显减轻,我们委托三姐夫的同事又买了几盒“胃仙U”。鉴于镇医院、县人民医院的诊断结果和妈妈的身体状况,我同舅舅、三个姐姐及妹妹商量,大家一致决定将妈妈送到武汉协和医院治疗。
      武汉协和医院是全省乃至全国很有名气的医院,住院床位十分紧张,不是随便可以住进去的。舅舅与其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的姨侄女儿联系,要求她帮忙联系医生和床位,对方欣然应允。听到这一消息,我十分高兴,但治疗费用成为一大难题。当时 ,我参加工作不到四年,每月工资三十二元伍角,爱人在镇供销系统当营业员,工资也不高,儿子不满三岁,家里积蓄不多。为了给妈妈治病,爱人倾其家里所有积蓄,并提议将自己陪嫁的“黄河牌”黑白电视机卖掉。舅舅听说我们要卖陪嫁的电视机便站出来阻拦,他说:“陪嫁电视机具有特殊纪念意义,再困难都不能卖,缺钱大家可以资助。”学校领导得知我妈妈的病情后,也主动从教师互助基金和财务室借给我们300元,安排同科教师接替我的教学任务,嘱咐我安心给妈妈治病。
      带着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深情厚意,揣着筹集的壹仟多元的救命钱,我和舅舅陪同妈妈踏上了从天门乾驿开往武汉的班车。班车开动前,姐姐、妹妹,还有爱人抱着儿子到车站送行,村里的大妈大嫂们听说妈妈要到武汉治病,也从四里以外的老家赶到镇上车站,她们抹着眼泪将一元、二元钱塞到妈妈的怀里,暖心的话语让人感动,妈妈含泪只是点头,说不出话来。班车开动了,送行的亲人们频频挥手,直到我的视线模糊。妈妈身体虚弱,坐不起来,一路上,妈妈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就像我小时候躺在妈妈的怀里一样。看着妈妈慈祥的面容,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妈妈呀,愿您早日康复,从武汉回家时,希望您能坐在班车的坐椅上,靠着我的肩膀,就像我小时候拉着您的臂膀回家一样。
      来到武汉协和医院,由于床位还没有落实好,我们只得暂时在医院对面的一家比较便宜的浴池旅社住下来。
      来汉的第二天,舅舅的姨侄女儿热情地引着我们带妈妈到武汉协和医院门诊部就诊。接诊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医生,我双手将妈妈在镇医院、县人民医院诊疗的病历及检查报告递给他,这位医生翻阅了病历,又看了看妈妈,说:“今年多大年纪?”没等妈妈开口,我抢着说:“六十三岁。”因为我担心说出妈妈六十五岁的实际年龄后医生不重视,所以故意少报了两岁,当然,医生不会有这种想法。医生对妈妈的病情进行了一番询问后开具了胃镜检查的处方。我听说又要搞胃镜检查,心里一阵发紧,头部发麻。我看着妈妈,妈妈虽然十分害怕,但还是在我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向胃镜室走去。妈妈在胃镜室检查,我在外面流泪。胃镜检查结果仍然是胃癌。我让舅舅和妈妈坐在候诊大厅的椅子上,我拿着检查报告找到医生,医生说:“根据检查结果,目前唯一的治疗方法是手术,你愿意不愿意?”我不假思索地说:“愿意。”医生说:“根据你妈妈的病情,手术治疗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且存活时间不会太长。”我问:“手术治疗需要多少钱,便于我筹集。”医生说:“七百多元吧。”我问:“手术治疗后能活多长时间?”医生说:“这个不好说,一至二年吧。”我说:“就是活一年,我也要给妈妈手术治疗。”医生看到我泪流满面,态度坚定,便安慰我说:“你们先回去,等床位吧。”
      回到浴池旅社,妈妈又是一阵呕吐,我将随身带的胃仙U药给她服下。妈妈身体稍微平缓了一下说:“儿啊,来这大医院看病得花蛮多钱吧?”我怕妈妈心疼钱,便说:“需要两百多元钱。”妈妈说:“要这多钱吧?”我想,我说的只是所需费用的一半不到呢!妈妈说:“要花这么多钱,不治了,我们回去。”为逗妈妈开心,我向舅舅使了一个眼色,佯装收拾行李说:“好,我们回去吧。”妈妈顿了一下说:“已经来了嘛,就不回去了。”我和舅舅哈哈大笑,妈妈也笑了。
      在浴池旅社等了三天,舅舅的姨侄女儿通知我们,住院床位联系好了,我们为妈妈办理了入院手续,妈妈住进了肿瘤病房。按照病房规定,家属只能每天下午五点钟以后才能探视。住院后的第二天探视妈妈时,妈妈说,医生、护士都很热情,只是她的乡土方言与护士交流时有点不畅通。我们安慰妈妈,要她讲话尽量慢点,便于医生、护士听得清楚。
       住院后的第三天,我拿着处方陪妈妈到放射科做超声波检查,妈妈站在超声波仪器前,负责超声波检查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医生。他一边操作仪器,一边带着浓厚的天(天门)沔(沔阳)汉(汉川)一带的口音说:“婆婆,您站正一点。”“婆婆,您往左边移一点。”检查认真仔细,态度和蔼可亲。检查结束后,我冒昧地问:“请问教授您贵姓,听您讲话的口音好像是天沔汉一带的人吧?”他听了我的口音后豪爽地说:“我叫魏金元,是天门县乾驿镇街上人。”听说魏医生是乾驿人,我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激动地说:“我也是乾驿人,我的岳父就是乾驿镇街上人。”我报了我岳祖父家以前的商号和姓名,魏医生高兴地说:“我们两家关系很好呢!”检查完毕,魏医生将我拉到一边瞒着妈妈说:“你妈妈患的可能是胃癌。”听到此话,我站在原地好久说不出话来。第二天,魏医生亲自提着水果、饼干等食品到病房看望我妈妈,并对管床医生和护士长说:“这是我的老乡,感谢大家关照。”魏医生及病房医生、护士们的关怀给我们极大的安慰和鼓舞。
      入院的第七天,医生通知我们,妈妈的手术定在明天。我在手术单上签字时恳请医生,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救治妈妈。医生说:“这是我们的职责。”我问医生:“我妈妈这种病情的手术需要多长时间?”医生说:“如果手术时发现癌细胞转移,我们会马上缝合,遇到这种情况,手术时间一个小时。如果有手术治疗的价值,时间当然会长一些。”第二天,我和舅舅早早等候在病房外。医生、护士通过早晨查房量体温,发现妈妈有感冒症状,体温超过正常值,且伴有轻微咳嗽,医生决定推迟手术。接下来的治疗是消炎、止咳、降温,增强免疫力。经过一个星期的治疗,妈妈的感冒症状消失,医生再次通知了妈妈的手术时间。
      妈妈的手术定在上午,我的三个姐姐和妹妹在手术的前一天就从乡下赶到医院。手术当天的早晨,我们围在妈妈的病床前,妈妈说:“我该不会就这么‘走’(死的意思)的吧!”我拉着妈妈的手,鼓励和安慰道:“妈妈,现在医学很先进,不会有事的;再说,注射麻醉药后就不疼了。”妈妈笑了笑说:“到这个时候了,怕也没用,豁出去了!”我们五姊妹和舅舅跟着护士推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来到手术室门前。妈妈进了手术室,我们在手术室外面静静地等着,谁也不说话,暗自流泪。我在手术室门外来回走动,医生的话再次回响在我的耳边:“如果手术时发现癌细胞转移,我们会马上缝合,遇到这种情况,手术时间一个小时。”我拿着手表,不时地看时间,三十分钟到了,四十分钟到了,一个小时到了,我紧紧地盯着手术室的门,一直悬着的心提到了嗓门口,生怕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没有打开,我稍稍松了一口气。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没有打开,我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我在心里反复念道:“妈妈不会有事的,妈妈不会有事的。”经过近四个小时的煎熬,手术室的门打开了,我们急忙围了上去,看望妈妈,询问妈妈的手术情况。负责手术的医生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对我们说:“手术很成功!你妈妈的胃切除了五分之四,接下来还要对手术中切下的标本进行病理检查和专家会诊。”我们千恩万谢,紧张郁闷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手术后,医生同意我们五姊妹轮流陪护妈妈。为了不影响妈妈的伤口愈合,我们尽量让妈妈一人睡在床上,陪护的人坐着小椅子趴在床边打盹,虽然睡不好觉,看着妈妈醒来后的微笑,我们心里也很满足。
       手术后的第三天,肿瘤病房的护士长找到我,欣喜地说:“小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经过病理分析和专家会诊,你妈妈的病确诊为胃溃疡,不是胃癌。”听了护士长的话,我高兴得跳了起来,觉得天也蓝了,地也开阔了,空气也清新了,积郁在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我一面给护士长道谢,一面转身跑到医院门口的商店买了五元钱的糖果,分发给病房的医生、护士及病友。接着又跑到医院门口的电话亭将这一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在家的爱人和亲朋好友。爱人在电话里兴奋地说:“这就好,这就好,妈妈有救了!”妈妈看我跑上跑下高兴的样子说:“什么事这么高兴?”我附在妈妈的耳边小声说:“妈妈,您知道您被诊断的是什么病吗?镇里、县里和武汉协和医院都诊断您患的是胃癌,现在切片检查和专家会诊,确诊您患的是胃溃疡。”妈妈才恍然大悟,面带微笑地说:“哦,这时候才告诉我。我在阎王面前走了一遭哇!”我们跟妈妈开玩笑说:“妈妈,今后您吃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味道了,因为您手术后已经没有胃了。”妈妈舒心地笑了。看到妈妈日渐恢复的身体,我们几姊妹也开心地笑了。
      在与医生闲聊时,我提出妈妈的胃溃疡诊断为胃癌的疑问时,医生解释说,你妈妈病中出现的症状及胃镜显示的状况与胃癌的症状极其相似,超声波仪器检查也有几千分之一的误差,你妈妈就是这几千分之一误差中的幸运者,切片后的病理分析结果才是最直观、最准确的。是啊,妈妈是幸运的!
      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亲情的呵护,手术后一个星期,主治医生通知我们,妈妈可以出院了,并叮嘱我们,妈妈今后的饮食要柔软清淡,少吃多餐。出院前,我向护士长提了一个要求:妈妈一直没有出过远门,也没有出去旅游过,我想租借病房的轮椅推着妈妈看一看武汉长江大桥。护士长爽快地答应了。后来医生和护士长从安全角度考虑,建议我们等妈妈身体完全康复后再来看武汉长江大桥(一九九0 年,我圆了妈妈看武汉长江大桥、归元寺等景点的愿望)。怀着对医护人员的感激,带着满心的喜悦,妈妈出院了。
       经过这场磨难,家里虽然在经济上背上了一笔多年后才还清的债务,但我们挽救了妈妈的生命,收获了至真的亲情,在情感上积累了丰厚的财富。面对磨难,我的每一个亲人没有犹豫和退缩,他们竭尽全力,真诚相助。我要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进一步懂得:真诚是人世间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亲情是人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强大力量!
                                                               二0 一九年四月于北京
                                                (作者单位:湖北省天门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请用周姓名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谊总会|联谱编委会|网站手机版|小黑屋|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网站《中华周氏》 网址:www.chinazhou.cn 邮箱:fjzhoufamily@126.com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铜盘路五凤兰庭六期33—702信箱(350001) 站长:周奇13509383558;副站长:周显艳、周孟春、周山人、周英华

GMT+8, 2019-5-27 14:30 , Processed in 0.01862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